“灰阑”中的叙述 8.9分
读书笔记 被取消了的“未来”
李森科

新时代的时间意识

土匪的故事——红高粱以异样方式重叙历史,重新赋予时间以意义便导致了强烈的震撼)——历史当中的人和事在全新的时间尺度中,难以找到找到之前光明伟岸的地位,难以让人们体验到习焉不察的“稳定感”:

乔良则在《灵旗》中提出了被长征史诗叙述所遗忘了的“个体时间”:

如何将他的生命意义在哪生死恩仇血腥难洗的历史中定位?青果老爹承受了生命中难以承受的阴错阳差,从大一统地通往既定未来的历史时间看,这是微不足道的。……这样一种宿命论般的时间意识引入小说,引发了大历史与小历史之间无穷尽的反诘互动和探询……

格非则把革命历史写作本书作为小说处理的题材:

小说每一分段以自然时间开头,仿佛保证了情节的客观性,但读者最终发现这一切被不告(权力+语言)重新组织为一个冠冕堂皇的历史时间继承……一旦未来被精心纳入权力的策划中,由语言文字呈现出来的历史时间也就彻底丧失了原本虚幻的深度。
时间被斩首,未来被取消,这正是20世纪世纪末歌名了一百年的当代中国人已经体验或将要体验的历史处境。当代中国的历史危机已然是工业文明的世界性危机的一部分,不再如梁启超时代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只是健全的世界文明发展中特殊的一个东亚病例。未来空间的异域性榜样已然消失。

人们以难以如文革中那样,再次一厢情愿地相似世界革命的中心就在自己脚下的伟大神话。这是一个“革命”国家的“雾月”阶段,任何革命者最终都会认识到,只有不再在理想主义狂躁的推动下挑战一切,才能确保自身的存续,自己并不是世界当中的一个“例外”者。

0
《“灰阑”中的叙述》的全部笔记 3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