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必大的历史世界 6.6分
读书笔记 朱熹对中央政治的干预
濟楚

首先“朱熹对中央政治的干预”——这个题目就有大问题。朱子做了什么?给孝宗上奏章,大骂孝宗宠近习;给陈俊卿(原宰执)、黄洽(新谏官)写信,鼓励他们敢言直谏,力斥近习乱政。这叫“对中央政治的干预”?当然了作者本章中确实表现出对朱子做为的不满,那我只能说作者的正义感有问题。

还是说回149页:

朱熹称陈俊卿“无故而骤迁”,在并无他据的情况下,怀疑陈氏与近习有所勾连而得此升迁,对其颇致微词,继而又催其“极意尽言”,弹劾近习,语意颇为强人所难。

作者对朱子淳熙七年 《与江东陈帅(俊卿)书》 的解读出现了错误,虽然作者把该引的史料都找出来了,但这种文本理解能力真让人哭笑不得。朱子根本没有怀疑过陈氏与近习有所勾连,对陈俊卿是期待和帮助,不是微词。至于说朱子是强人所难,那也要看陈俊卿是只想安保富贵的主儿(准备缴交投名状),还是能言敢谏的臣?作者这样评价,让我再次怀疑其正义感。

(淳熙)七年六月丙戌,以特进、观文殿大学士、判建康府陈俊卿为少保。 而在此前一年:

(淳熙)六年二月,帝幸佑圣观,召宰臣史浩及觌同赐酒。是岁,加(曾)觌少保、醴泉观使。时周必大当草制,人谓其必不肯从,及制出,乃有“敬故在尊贤之上”之语,士论惜之。

曾觌就是被列进《宋史佞幸传》、我们这里要讨论的“著名”近习。淳熙初年,孝宗总是重用近习,士论甚为担忧,朱子亦不例外。他自己这一年上《庚子应诏封事》痛斥近习干政,惹得孝宗大怒,要治他的罪,被赵雄、周必大救转圣意,放了他一马。朱子自己斥远近习的路被堵死后,这一年因陈俊卿无故被加封少保一职,朱子就写信给这位老宰执,劝他一定要辞官勿受,免为士林清议所嫌。而且劝他在辞官状中力斥近习乱政之非。书信原文是:

幸而听从,天下固受其赐,而相公之荣岂止于今日?不幸而不入,则相公辞受之决亦不难处矣。失今不言,于天下之事固失其机,而在我者不无昧利之嫌,一旦虽欲复有所言,人亦莫之听矣,长孙无忌之事与近岁李参政(光〕,前车尚未远也。况今所授,正与其人并肩而处。若果出于无心,尚为可耻;且又安知其不故以是风切相公而使与之同哉?

"况今所授,正与其人并肩而处",正是指陈俊卿竟然与曾觌同为少保;“若果出于无心,尚为可耻;且又安知其不故以是风切相公而使与之同哉?” 这次除少保,即使皇帝无心这位除这次,尚为可耻,是什么意思?绝不是作者私意揣测的朱子认为陈帅与近习有勾连(众所周知,孝宗朝与近习做斗争最坚决、最有贡献的宰执,可能非陈俊卿莫属),而是堂堂宰执,士议所归的政治大臣,竟然与近习同职共事,当然是可耻的,朱子劝其辞官亦不乏先例,比如朱子至密好友刘珙被除枢密院官,珙坚辞,就是耻与近习为伍。朱子揣测这是孝宗与近习共同拉陈俊卿下水:所谓“ 且又安知其不故以是风切相公而使与之同哉?”更况且前一年一向反近习的翰林学士周必大已被拉下水了,所以需要陈俊卿明确表明态度。

综上,作者的揣测十分错误。

0
《周必大的历史世界》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