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自我与社会 8.3分
读书笔记 9、10、11;20、21、22;32、33、34
Feng

米德的预设是从,社会先于个体出发来讨论,自我是如何可能的。

之所以被称为符号互动论,是因为不论是心灵、自我还是社会,都离不开姿态的会话,即语言。

与他人不同之处在于,米德是从何种层面上来讨论mind,self与society是我们在阅读中需要考虑的问题。

米德的互动论是建立在会话基础上个体与社会的互动,具体来说,可以从自身的意识能够唤起自身对群体的理解与群体的反应的能力。

在这之中,自身与其他自身的以及自身与社会的关系是米德文中讨论的两个向度,并且二者都牵涉到符号互动的过程。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在后期的大众传播研究主要落到行为心理学的层面,而忽视了符号心理学的层面,自身与其他自身的关系,即自身形成的社会背景被忽视了。另一方面,也为后期的文化研究从意义的诠释角度提供了资源。

从Peters对于传播的几种渊源的梳理来看,米德是从意义交换的层面来进行讨论的,即各种符号的互动,进一步地展开的话,可以涉及到符号的系统,手段和制度等问题,即communications,比如库利。

米德的内容可以从分为两个方面,分别是从社会哲学和社会心理学两个方向。

之所以是社会哲学,是因为它试图解决哲学上的主体从何而来的问题,通过扭转主体与意识的关系从而从主体哲学转向意识哲学,这可以跟语言学的转向相比较,二者拥有共同的特征。(与齐美尔从哲学到社会的指向相比,米德是从社会指向哲学,他提供的线索是有所连接的,齐美尔认为人都是在与他人的相互作用和影响下,重点在于交往形式的变化给人们在情感和行为等方面带来的影响,即桥与门的变化,而米德是追究相互影响如何产生以及如何可能)

之所以是社会心理学的,是因为它与意识有关,并且将社会的过程放到讨论中来。

但这两个层面都与语言密切相关,这也是符号互动论的基本因素。与齐美尔特定的现代都市的语境不同(即视觉的),米德试图建立一个理论的体系,他抽空了具体的语境,从体系的角度对概念进行抽象化的概括,这也是米德在芝加哥学派当中比较独特的一面,当然,某种程度上,他和杜威比较接近。

用莫里斯在序言中的话来总结

事实上,米德用生物社会学的术语回到了人的心灵与自我如何在行为过程中产生的问题。他不想传统的心理学家那样忽视使人类得以发展的社会过程;也不想传统的社会科学家那样忽视社会过程的生物学方面,求助于一种心灵主义和主观主义的社会概念,即以心灵为前提的社会概念。米德避免了这两种极端,诉诸于相互作用的生物有机体的不断发展的社会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姿态的会话的内在化,心灵与自我产生了。米德还避免了第三种极端即生物学个体主义,他承认使心灵得以产生的基本生物过程的社会性。

0
《心灵、自我与社会》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