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条军规 8.3分
读书笔记 沙伊斯科普夫少尉
蓝绯月

这一切都把克莱文杰搞得稀里糊涂。出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可在克莱文杰看来,最怪的是裁定委员会三个人流露出的那种仇恨——那种赤裸裸的残酷无情的仇恨。那仇恨就像是不能扑灭的煤块,在三双眯缝了的眼睛里恶狠狠地燃烧着,又使他们本来便已凶险的面目,更添了冷酷蛮横的气势。克莱文杰察觉到了这种仇恨,简直惊呆了。假如可能,他们会用私刑把他处死。他们三个都是成年人,可他自己却还是小伙子。他们仇恨他,恨不得他快死。在他来军校之前,他们就仇恨他;他在军校时,他们也仇恨他;他离开军校后,他们还是仇恨他。日后,他们三个人分了手,都过上了独居的生活,但却还是恶狠狠地带走了对克莱文杰的仇恨,仿佛带走的是什么稀世珍宝。

克莱文杰躲开了他们的仇恨,就像是避开耀眼的亮光一样。这三个仇视他的人,跟他说同一种语言,穿同样的制服,但他见到的这三张冷冰冰的脸,却自始至终密布着令人极不舒适且又深含敌意的皱纹。他顿时觉悟了:这世上随便什么地方,无论是在所有法西斯的坦克或飞机或潜艇里,还是在机关枪或迫击炮或吐着火焰的喷火器后面的掩体里,甚至在精锐的赫尔曼·戈林高射炮师的所有神炮手当中,或是在慕尼黑所有啤酒馆里的那些恐怖的密谋分中间,以及任何别的地方,再也不会有谁比他们三个人仇恨他了。

0
《第二十二条军规》的全部笔记 2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