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学到影片 7.4分
读书笔记 皮埃尔索尔兰中文版序
春Lawson
文学始于叙述方式获得与叙述内容同等重要性之时。 …… 在日常生活中,这些差异不值得我们关心,对于文学,它们却至关重要。一部戏剧或小说的目的就在于使一个基本情景变得有趣…… …… 词语和句法提供多种多样的表达能力,能够描述一些场景或一些情感,文学的艺术就在于操作词语和句法,使一个故事情节更引人入胜,仅仅陈列基本素材,故事情节可能流于一般。 …… 影片运用书写叙事的某些方法:不同时间段落的嵌入、细节的展现或整段的描写。机关如此,我们说提示的两种基本模式,即时态的变化和虚拟世界哪一个陈述者作为话语的代言人,在电影中缺乏对应物。在电影中,闪前非常罕见,因为这要求一个复杂的表现,必须让观众理解这涉及一个预设,而不是一个已发生的事,并且,闪前难以取得成效:观众始终以现在时观看,一旦闪前的段落结束,观众往往以为看见的事情已结束,而非待发生。 借助虚构世界哪一个成熟着的做法更微妙,也更转弯抹角。 …… 如果让银幕上的人物继续说下去,他不过是将一个叙事引进影片中。如果转入画面的展现,这些画面不过是将思想的内容、内心的言语转化成场景。这里,我们应该回到戈德罗对于信息媒介的“物质性”的思考:观念或情感不通过画面而通过词语进行表达,它们能够转写在文本中,不能转写在银幕上。 叙事产生于不在场,人们对不能亲历其事的人讲述某事。相反,影片向观众提供一种在场的幻觉。这种差别往往被我们的习惯所掩盖,我们对未观看某影片的朋友们“讲述”该影片,我们讲述它,因为它是“可讲述的”。 …… 戈德罗解释了在讲故事的影片支配市场的时代,“叙事学”关心组织一个情节的不同方式的缘由。伺候,电影发生变化,大多数影片轻视事件、人物、心理学和因果关系,而热衷于一些符号、一些印象、一些呼应,这些影片放大或缩小事件,制造冲击和惊奇。这类影片极少提出叙事问题,它们不是可讲述的。
引自 皮埃尔索尔兰中文版序
0
《从文学到影片》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