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苦难 9.4分
读书笔记 家庭的梦想(一位高等师范学校的物理学者)
周粥粥

——你提到你在国家科研中心的工资时,伙伴们嘲笑你吗?
亨利:这个,往坏里说,他们会嘲笑;往好里说,他们不理解这是我的选择。

——嗯,如果是私立机构,你能够比在国家科研中心多挣多少?
亨利:我想是双倍吧。一开始是双倍,差不多双倍。是的,因为我手里有高师的文凭,价码高出一倍。再说,私立机构的工资也上涨得快得多。嗯,那些在国家科研中心做很令人崇敬的工作的人,我见过他们的标准:如果做到一级研究员,即最高一级,60岁上的工资才和一个法国电讯公司的三四十岁的人持平。这个差别毕竟相当大。

——所以,金钱标准是一个必要的标准,因为身在巴黎,挣这点钱能叫你发疯……
亨利:的确不容易……因为,在社会上成功与否,不管怎么说,还是靠金钱判断。

——不过也因为你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不是因为这个吗?
亨利:有时候,我也想,认为一定水平的学历理应有相应的报酬是愚蠢的,可是常情正是如此啊,往往很不容易拒绝……我不知道是不是表达得很清楚……再说,这的确不是什么家庭压力。我父母都是小学教师,确实有某种沮丧情绪,在社会方面。总之,级别毕竟很低,他们希望我能高一点。

——那么,他们愿意看到你进入公立机构还是私立机构?
亨利:咳!我觉得这个不是那么重要,他们或许更喜欢公立机构,1238这种偏好眼下正在消失,不那么普遍了。不过,我想他们更喜欢公立机构。

——你拥有的资源,我是说经验和工作项目,对于你去私立机构找工作更有利?
亨利:这个也不假,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私立机构的确很重视这个,只要你是……不过,这里相应地也有一个方面:在国家科研中心,选择研究领域比较自由,没那么多工作汇报要做;私立机构就不一样了,总有一个分派给你的研究方向。可是,方向一确定,就有很多达成的手段,所以……

每一句!!!都觉得是在说我!!!

恨不得和这位物理学者抱头痛哭!!!

回到前面去看布尔迪厄的对接下来一整章访谈的分析,里面提到:

因此,尽管家庭并非社会困境的唯一根源,尽管社会产生了很多后果类似的立场,家庭却经常强加一些矛盾的禁令,要么禁令本身是矛盾的,要么实行的条件是矛盾的。家庭是最常见的社会苦难的根源,包括特权所制造的苦处。家庭可以使特权变成陷阱。社会地位这杯毒酒的饮用者——即所有从某种认可或选拔当中既受益又受害的“贵族派头”的个人:贵胄望族,家中长子,持有稀罕学位者——会被引入各种各样的所谓光明的绝路,这些阳关大道实际上都是死胡同。至于受害者本人(或者更确切地说,导致其心态的社会环境)所承受的一部分社会苦难,家庭无疑要负主要责任。
尽管如此,必须防止把家庭当成问题的终极原因,虽然这些问题看起来是它造成的。事实上,正如我们在一个农民家庭里看到的那样,整个家业的凋零是跟在独身不娶和长子出走之后出现的,最基本的结构性因素(例如经济财产和特别是象征手段财产的市场的统一)在家族的核心部分同样存在。这就能够说明,最具“个人色彩”的困难,即看起来主观性极强的紧张关系和矛盾往往表明社会的深层结构及其矛盾。

多么痛的领悟!!!

0
《世界的苦难》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