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的门前 8.1分
读书笔记 《法的门前》书摘
ST_IMAGINE

***讲故事有巩固共同体的作用;故事,建立一致性,建立共享的文化,从而建立更深厚、更重要的道德规范。但是,故事与反故事有着同等重要的摧毁作用。(引言p3) 注释:故事,作为一种主叙事,是社会共识的文化总结,经常用来支持权力机构的压迫行为;反故事,作为与主叙事相反的叙事,是独立解放的自由表达,目的是改变被压迫集体或个人的观念,比如亚瑟王的传奇、梁山好汉的小说,都可以视为反故事。(引言p4) ***继续过去的实际做法,就是为没有经验的法官提供前人积累的经验。如果他无知,他可以向前人学习,从先行者的知识中获益;如果他慵懒,他可以注意前人的行为,并从先驱者的勤奋中获益;如果他愚蠢,他可以从前人的智慧中获益;如果他有偏见,对比可以起到公开监督的作用,限制肆意妄为的空间。即使前人也曾慵懒、无知、愚蠢而有偏见,倘若知道他将继续前人所为,也会提供一个基点,使人们能够由此预测法院的行为,事先调整自己的预期和事态。知法有益,即使法为恶法。 因此,很容易理解,在我们的体系中首先形成遵循先例的习惯,然后才是先例应被遵循的法律规范。 (遵循先例P5) ***为使生物的生存成为可能,无拘无束的心智必须被导入大脑和神经系统的压缩阀中。为了表达和阐释这种被压缩的意识内容,人类发明了并永无休止地装潢着被称为语言的符号系统和内在哲理。每个人都同时是他生长其中的语言传统的受益人和受害者——受益,在于语言使他能够接近其他人的经验记录;受害,在于语言使他坚信被压缩的意识仅仅是意识,使他对现实的感知混沌不清,以至于轻易将概念当成数据,将言词当成实物。在语言的宗教里,被称为“这个世界”的,是被压缩的意识所表达的领域,换言之,是被语言所僵化了的领域。 (遵循先例P8) ***我们虽然拒绝承认诱因是犯罪的借口,但也不应忘记本案的诱因有多么骇人听闻,磨难是多么忍无可忍。在这样的考验中,保持判断的正直和举止的纯洁是多么艰难。我们经常被迫确立自己无法达到的标准,定下自己无法遵循的规则。但是,人没有权利宣称诱因是一种 犯罪的借口,尽管他可能屈从于这种诱因;也不允许为了同情犯罪人,而以任何方式改变或削弱犯罪的定义。因此,我们一致同意,在押人构成谋杀罪,判处死刑。(这一量刑后来被女王陛下改为6个月监禁。)(案件海上受难靠分食人肉生存) (法官P37) ***1921年,堪萨斯州禁止美国矿工联合会的成员不顾禁令举行罢工,罢工者因违反禁止令而被判1年拘役。矿工们在上诉状中争辩说,据以颁发禁止令的堪萨斯州的法律违反了联邦宪法。美国最高法院拒绝采纳这一论点理由是矿工们本应就禁止令本身上诉,而不应先违反禁止令,然后再针对定罪上诉。该案传达的信息直言不讳地述在法院的建筑物上:“服从法律才有自由。”法律和自由,谁应表当优先? (法的实施 P137) ***这个这种犯罪的诞生,不是由于人是坏的,一些人绑架别人的孩子并不是因为他们想要孩子或者他们是邪恶的,而是因为他们看到有从中海捞一笔的机会。你无法通过处死绑架儿童者而矫治这种犯罪。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给人们生存的机会。没有别的办法,从世界开始的那天起,就从未有过其他任何办法,而这个世界如此盲目和愚蠢,没有认识到这一切,如果世界上每个男人、女人和孩子都有机会过上体面、公平而诚实的生活,就不会有监狱、律师和法庭。偶或有些像洛克菲勒一样大脑构造特殊的人会犯某些罪,但他们为数很少,应送入医院治疗,而不是投入监狱,这样的人会在第二代或者至多第三代完全消失。 我不是在空谈纯粹的理论,我给你们举出两三个事例。 英格兰人曾经将罪犯放逐,装到船上运往澳大利亚。英格兰的主人是爵士贵族和富人,他拥有那里所有的土地,其他人只好待在街上,无法得到体面的生活。英格兰那些被抓的罪犯来到澳大利亚,立刻拥有了整个大陆,成了这里的主人。于是,他们牧羊取肉,这比偷盗来得容易。这些罪犯因而成为体面的、令人尊敬的人,因为他们有机会生存了。他们不再实施任何犯罪,与放逐他们的英格兰人别无二致,只是变得更好了。那些罪犯的第二代,像地球上任何人―样,是善良和令人尊敬的一群人,并且,他们开始建立自己的教堂和监狱。 我们这个国家也曾采用同―办法处置罪犯,也就是将他们放在南部海岸。一旦他们到达那里,拥有那里的土地和无数的谋生机会,他们就变成令人尊敬的公民。但是最终,那些放逐人们到澳洲的英格兰贵族的后代们,发现自己正在富裕起来,于是来到澳洲占有土地组建土地辛迪加,控制土地和矿藏。这样,他们在澳大利亚也有了像英格兰一样多的罪犯。这不是因为世界滋长着罪恶,而是因为人民被剥夺了土地。 (法的实施P147) ***在美国,正规警察组织是从奴隶制法中产生的:虽说非正式的警察机制开始于美洲殖民时期,但半正式的有组织的警察力量却出现在奴隶制时期。奴隶制结束后,南方白人面临着新的经济和社会控制难题。确保白人种族持续统治的重要法律被称为“黑色法典,它制造了一套监督和管理黑人的法律工具,确保了黑人劳动者向白人经济权的持久服从。随着“黑色法典”受到法律上的攻击,南方各州开始主动追求激进的种族隔离,以确保白人的至高无上和黑人的卑贱从属。非洲裔美国人基本上生活在一个警察国里,公共生活的每一方面你现几乎都被规定了。正式的警察组织在这种制度下要维持正 式的和非正式的社会秩序,既代表着南方种族压迫的秩序,又代表着“白人至高无上”的思想。 (警察P183) ***令我震惊的是,多数美国人并不为此而震惊。难道我我们忘记了纳粹在欧洲的行径,在身份证明文件上列明宗教和和种族背景,为围剿犹太人铺平了道路?难道我们忘记了20世纪70年代的南非,它利用国内通行证限制公民的活动?难道我们没有意识到让政府赋予我们身份与合法性所带来的危险?事实上,难道政府的合法性不是由公民赋予的吗? (警察P208) ***孤独被西方大多数监狱制度作为惩罚。 (律师P231) ***一个关键概念是,所有的社会机构,像家庭、学校、工作场所、监狱、疯人院或修道院,都有捕捉其成员的时间和兴趣的能力。成员们原本可以体验到的相互竞逐的价值观和别样的个性,被这个机构排挤了。无论进入任何类型的机构,一个人最初都希望保持自我世界和现有文化,但机构一定会发展一些“战略”,铲除自我世界并以机构的世界取而代之。机构越是自成体系,在这场不同价值观与个性科学的较量中就越容易占上风。 法学院犀利地改变着那些与之竞逐的机构——工作和游戏场所、是家庭和朋友圈等——固有的节奏。处在意志较量背后的,不是别的,正是法律的范式。学着像法律人那样看待世界,学着运用法律技巧排除其他组织原则,这―切,似乎至多是半自愿的过程。法学院在最初的时日里为入学者提供了独特的“欢迎仪式”:通过过一系列的贬斥、羞辱和自渎,引发新生们的屈辱感,决不让新生们的个性找到表现的机会。 (律师P250) ***这位专家证人作证说,根据检察官提供的—系列可能性,他的统计学计算结果显示:“两被告人(拥有被害妇女指证的明显特征者)无罪,也就是抢劫实际由另一对具有相同明显特征的一对男女所为,这种可能性只有一千二百万分之一。”陪审团给两个被告人定了罪。上诉审中,加利福尼亚州最高法院推翻了定罪。在审查了控方假说中的一系列统计学错误以及能够实际证明的事项之后,法官萨利文 说到了法庭拒绝专家证词并推翻定罪的核心理由:“面对一个生出可能有罪的指数公式,没有几个陪审员能够抵抗诱惑而不倾情于这些指数;毫无疑问,陪审员们受到了数学证据展示的神秘的不当影响,但却未能评价其相关性或者证据价值。” (法律体系中的科学定量因素,如测谎仪,指纹血液笔迹) (信奉陪审团P311) ***托克维尔写道:“任何其他国家的法官,都没有人民分享法官特权的国家的法官强大有力。” (信奉陪审团P337) *** 《十二怒汉》是有史以来描写“陪审团评议”最为出色的电影,它包含了有关陪审团制度的真知灼见。很多人觉得一致裁决已经过时,但这部影片却让我们坚信必须原汁原味地保留陪审团制度。陪审团是社会的良心,当刑罚绞肉机要吞噬无辜生命的时候,陪审团是有望阻止悲剧发生的最就后一道防护网。―保罗·伯格曼:《影像中的正义》1996年 (一致裁决P353) 注:书中多引用,所以摘录部分包括书本引用文字,这里未注明具体引用出处,请按页码索引。

0
《法的门前》的全部笔记 7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