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宪精义 8.9分
读书笔记 岁出之法律根据
平中要
今人对于公共收入之观察与古人异。……赋税在那时,只等于一种礼物,由巴力门以代表各原有阶级之资格赠与元首。……然而王室经费既与国家费用不能分开,公共收入即不能分立于王室私产以外。

实际上,在中世纪就没有今天意义上的公共收入,因为,在封建制度下,没有什么公共领域,一切关系都是私人性质的,契约的效力只对缔结契约的双方有效,而没有任何挪移与抽象的可能。仅以《大宪章》为例,它是英王和贵族之间的契约,与他们之外的任何人没有半毛钱关系;当然,对于汉语世界来说,《大宪章》有着特殊的意味,但是,像《大宪章》这样性质的契约,是封建制度下的普遍状态,非独英格兰有之。倒不如说,英格兰将封建制保持的持久,而推迟了绝对君主和吏治国家的到来,也因此,使得《大宪章》这样的契约构成了英格兰宪制的鲜活部分。而在欧陆,随着封建制度的衰落,那些封建性质的契约,也就沦为陈迹,不复为人所知。

0
《英宪精义》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