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世 7.8分
读书笔记 第30页
O娘

太迟了吗?我们是否已经活得太久?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是一个重要的时代吗?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纪中,有原子弹,有犹太人大屠杀,有数不尽的难民,有独裁国家的杀戮,有新的抗体,有硅晶片,有基因重组,还登上了月球。因为我们所处的时代格为重要,所以我们这一代人也跟着重要起来——是这样吗?不,我们这一代人平凡无奇,我们的时代也并不重要。我们的时代和以往的时代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生活的切片而已。可有谁能够接受这个说法,又有谁愿意思考这一点呢?也许我们就是这个地球上最后的一代人——这倒是令人欣慰的事。但如果我们不再受到核武器的威胁,我们还是我们吗?永无止境的平凡庸常,而我们的时代不过是其中一段。 如若有天太阳燃尽,我们不会有存活的可能。我们的时代必须要有一些史诗般的壮举,才能使它比其他时代更为令人瞩目。瘟疫?气象变化?悲惨的事无处不在发生。事实上,我们正在目睹一场动物的大灭绝:牛津大学的罗伯特•梅表示,目前我们已知的鸟类和哺乳动物,大部分都会在四百年内灭绝。这种规模的大灭绝在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五次,每一次都相隔数千万年乃至上亿年。除此以外,我们消灭同类的能力也大有长进。但人类不就是一直致力于将自己的同类赶尽杀绝吗,不管在哪一个世纪里都是这样,只不过我们这一代人又有了新的手法罢了。我们为什么要听广播读新闻,确保随时掌握最新的咨询?不就是为了强化我们自己的幻想(这或许是种必要的谎言),好让我们确信我们活在一个事关重要的年代里。只要一有新的资讯发布,我们就了如指掌。真是一堆数目可观的疯子。新型疾病、权力交替、水灾,这些和古埃及王朝的新闻有什么不一样吗? 一百年前,美国人眼见他们的时代正在被狂暴地消耗,觉得时日无久了。那时的人们见证了水牛的消失与电力的问世。人们定居的范围扩张到东西海岸,他们铺设跨洋电缆,建造横贯铁路,把横穿全国的时间从五个月缩短到五天。此外,美国的钢产量超过了英国。他们有理由认为他们的时代就是最末的时代。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匆匆时光和距离汇聚为一点而后骤然消逝。对他们来说,自我觉醒是难以忍受的。如今看来,只会觉得他们太天真了:他们一边唱着《双人脚踏车》,一边忍受着彼时的道德败坏和自然灾害。百年前的那些罪恶(黑奴,内战和细菌感染),远不及我们当下的罪恶那么让人恐惧,因为它们再也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 越是接近死亡,我们就越是热衷追逐新闻。我每天都阅读早报,年复一年,从来不去计算这浪费了我多少时间。我们为那些打着“今年是标志性的一年”幌子的集体心理疗法买单,又或者(但愿上帝让我们远离疯狂)这是某种芳香疗法?我知道这不对劲,但我无法走出来。 这新闻的噪音,就是生命的噪音。它一遍遍地唱着《小小小世界》来哄你入眠,寂静被遮盖,而你的爱之帆船滑向了黑暗。

0
《现世》的全部笔记 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