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做工 8.3分
读书笔记 第20页
Cassssssss

p20 威利斯批评了新激进主义学者过于简单的方法论和理论假设。通过强调那些 教育控制对象中形成的“反文化”的重要性,他提出,正是那些“家伙们”自身 的活动和意识发展把他们自己再生产为工人阶级。学校课程鼓励学生通过获取学 历来实现社会流动,但学生们反抗权威,拒绝执行学校课程的要求,因此把自己 变成了工人阶级。威利斯借助仔细的田野调查方法,用翔实的证据反驳了激进主 义批评的控制论。他发现,工人阶级的“家伙们”创造了反抗学校知识的文化。 更准确地说,逃课、反文化和抵抗学校课程的再生产,最终带来了具有反讽意味 的结果:这些“家伙们”使自己丧失了从事中产阶级工作的资格。他们没有学到 中产阶级的技能,这些技能需要忠实服从“三 R”1原则(使他们适应工作的训 练)方能掌握。恰恰相反,这些学生把自己变成叛逆的、“缺乏教养”的工人, 他们的唯一出路就是从事没有技术含量或者技术含量很低的体力劳动。 p75 车间文化和反学校文化一样,基于相同的组织性团体。非正式群体奠定了所 有其他可能的文化要素。正是这个团体生成并传播着那些与官方权威争夺符号控 制和真实空间的策略。这个非正式组织无处不在,并将车间文化与中产阶级工作 文化区分开来。 p77 这可以看做是知识的阶级功能,明确但通常不被注意。如果不是处在阶级社 会,工人阶级的观点可能才是理性的看法,即理论只有在真正能帮助做事、完成 实际任务、改变自然时才是有用的。理论必须与物质世界形成紧密的辩证关系。 然而,对于更在乎自身在阶级社会中所处位置的中产阶级来说,文凭作为社会性 的掩护,是攀登社会阶梯的力量。在这个意义上,理论即使从未被应用到自然中,它还是值得拥有。理论的目的在于明确判定要把理论应用到哪里,或者哪里根本 不需要理论。矛盾的是,工人阶级对理论的反感和排斥,在一定程度上来源于一 种认识,即理论在社会伪装下空洞无物,即使是在这种认识被压制的时刻。 p79 再生产 各种阶级文化是在一定环境中从特定的对峙中被创造出来的。它们在与其他 群体、制度和趋势进行长期斗争的过程中得以产生。一种文化的独特表现受特定 环境的影响,并在某些熟知的主题上有其特有的配置和发展形式。这些主题共存 于某些特定表现中,因为在阶级社会中处于同一层级位置的人共享着相同的结构 特质,工人阶级面临相同的问题,都处在相似的意识形态中。除此之外,阶级文 化得到了诸多非正式群体网络以及无数相似的经验的支持,因此其中心主题和思 想都能在实践中得以发展并产生影响,哪怕它们的直接逻辑可能并不是最合适 的。一整套风格、意义和可能性被不断地再生产,当有人拒绝被格式化、被官方限定地位而试图寻求对统治更为实际的解释或关联的时候,他们总能从中获得自 己要找的东西。当这些主题被采纳并在具体环境中被再创造时,他们就被再生产、 被强化,进而作为一种资源被其他处于相同结构位置的人所使用。 p86 纪律不再是《旧约》意义上对犯下的错误进行惩罚,而是维持制度轴心,是 再生产学校内的社会关系,是使人尊重基础框架,以达成其他交换。 p88 这是在后资本主义社会的不平等领域之间的许多文化和社会交换中的 关键转变和神秘化过程:“对等”的客观本质被转化成道德约束、人道主义和社 会责任的迷雾。 p142 正如官方报告所言,文凭和证 书并非要提升人们的社会地位,而是为了维护那些早已经居于社会结构顶端的人的优势位置。知识总是带有偏见、充满阶级意涵,因而工人阶级出身的学生必 须克服一些不利条件,这些不利条件就嵌在他们错误的阶级文化和教育观念之 中。但是,能够做到这点并获得成功的人只是少数,绝不可能是整个阶级。更多 的人则只能不断为此而努力,但正是通过这个努力争取的过程,阶级结构被合法化了。中产阶级得以享受特权,并不是因为世袭或出身,而是因为他们被证明具有更出色的才能和品质。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种暗含在反学校文化之中的对于竞争的拒绝,就是一种激进的行动:拒绝与施加于自身的教育压制合谋。 p158 不同类型的工作与 不同性别之间的联合强化了劳动领域分工的本质。这些“家伙们”的脑力活动之 所以被阻止,不仅是因为他们对学校制度的独特体验,还因为脑力活动被视为缺 少男性气概的标志。

0
《学做工》的全部笔记 3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