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鸢 7.9分
读书笔记
Paper Tiger

第一章 1.孟昭如在路上捡了个孩子。 2.孟昭如丈夫是襄城卢家睦,世代为商,旗下“德生长”。运送的一批货物走海路,沉了,客户要赔偿。后来却知,这批货物没走海路,货物成功运达。 3.捡来的孩子抓阄,却什么也不选。一个老者打圆场,说这孩子不为世事所动,并起名叫卢文笙。从而引出卢家睦和这个老者画师吴清舫的故交。 4.文笙和母亲到了天津。引出孟家,大姐昭德,二哥盛浔,北洋政府任职,姐夫石玉璞,旧军阀。 5.一次家庭聚会,石玉璞的原手下柳玉珍来砸场子。缘由是石玉璞曾打过柳玉珍100军棍。 6.在天津的生活是听戏(《贵妃醉酒》徐汉臣)和逛劝业场。 7.家睦提出要把老家的女儿接到襄城,昭如欣然同意。文笙生病,引出英国医生罗宾逊。 8.石玉璞等一干旧军阀失势,于是搬家。一位下野的俄国公使经常带着他儿子来孟家坐客。 9.孟家在天津有个同宗孟养辉,旗下“谦祥益”。 10.昭德、昭如、文笙去独乐寺。众人疑问,佛家不讲究普度众生,为何独乐?方丈说独乐为陀螺,何必认真。 11.战争中,石玉璞被柳玉珍活捉,找孟家要赎金,最后石玉璞被活埋,昭德疯了。昭如带着昭德回了襄城。 12.家睦遇到了商业竞争。雇来的徐掌柜里应外合,和竞争对手抢夺客户,最后被家睦发现。家睦觉得还是家里人可靠,回老家找人,也把女儿带回来。 13.昭如带文笙照相,了解了外面的世界(孙文三民主义,美国纽约)。回来路上遇到之前的丫鬟,得知丫鬟被老六媳妇要挟,才离开卢家。 14.家睦和女儿玉娥去平遥,均客死他乡。昭如为玉娥安排了冥婚。 第二章 1.冯家三个女儿,大女儿仁涓嫁到叶家,二女儿仁钰性格独立,三女儿仁桢观察着这一切。 2.冯家儿媳妇左惠容祖上做过土匪,后来做起渔业,姐姐左惠月是叶家儿媳妇,在叶家有话语权。 3.惠月担心在外面做教师儿子叶若鹤和女学生胡搞,就想让从小情投意合的仁钰也嫁到叶家,给仁涓做小。 4.冯家祖宗是贫苦出身,后来勤奋精明,打下家业,做买卖,开钱庄。冯家现在的家业被日本人盯上。冯家人和其周旋。 5.仁桢学校新来了老师范逸美,父亲跟韩复渠参过军,但后被韩软禁。 6.言秋凰和冯明焕是老相识,言秋凰不想给日本人唱戏,冯明焕在茶水里放雪茄叶,让言秋凰暂时失声。前来捧场的日本人和田十分气恼,讲军刀插在舞台中央。 7.范逸美和仁钰有莫可名状的感情,导致范逸美离开了冯家。 8.叶若鹤导致了女学生的死亡。仁涓去收拾残局,却被女学生的母亲说服,吃了亏。 9.文笙在城头放风筝,仁桢和文笙第一次正式相遇。 第三章 1.文笙喜欢放风筝。家睦每年托人给文笙最一只风筝。 2.日本人打了进来,昭如开始文笙逃亡。逃亡火车上偶遇四川女子小蝶。铁轨被毁,昭如一行人只得下车步行,路遇仗义的老猎户。 3.在熙靖遇本家。本家款待了昭如。土匪下山,本家出于安全考虑讲昭如一行人送走。土匪在路上截住昭如一行人。千钧一发时刻,疯癫的昭德不疯癫,控制住了匪首,挽救了昭如一行人,自己则和土匪同归于尽。 4.昭如一行人回到襄城,寄住在教会医院。结识了传教士叶师娘,叶伊莎,叶雅各。叶师娘曾经用当众喂奶的方式,打消了镇上人的疑虑。 5.再次遇到故人小蝶。小蝶被当做慰安妇,最后潜入慰安所杀了一个日本军官。 6.日本军人认为教会可疑。叶师娘赶紧把中国伤员转移出去。借助了雅各和文笙的风筝信号弹。文笙用英文度过了日本人的盘查。 7.和田关注了教会。抓走叶师娘,希望能引诱教会抗日志士招供。叶师娘知道教会已经不安全,而昭如一行人也搬离教会。 第四章 1.仁钰不但典当家里值钱财物,还自虐去日本诊所换取药物。换来的物资,让妹妹仁桢交接出去。原来范逸美也是共产党。 2.和田截获运往苏区的一批物资,通过夏目诊所的盘尼西林查出了仁钰通共。和田去冯家带走了仁钰,仁钰自杀。 3.明焕带仁桢去看戏,看西戏,心中悲愤。 第五章 1.文笙去天津上学,上耀华,住在舅舅盛浔家。舅舅家两个女儿,大女儿嫁了个金融小开,二女儿可滢梦想上卫斯理,崇拜宋美龄做自己。可滢是文笙的好闺蜜,也教文笙英文。 2.在上学的过程中,先后结识了画家毛克俞,热血青年凌佐。毛克俞与中文系女学生吴思阅有段姻缘,却被师弟藏信而无果。毛克俞曾以正面画中日友好,背面画抗日的方式与日本督导周旋。凌佐父亲是军官,母亲是唱戏的,军官父亲死后,母亲嫁给一太监,供其上学。凌佐爱打架,志在报国。 3.孟祥辉商量以盛浔的名望来与日本人对抗,来拯救民族企业的颓势。盛浔不为所动。大女儿的丈夫金融小开提出离婚,为日本人效力。 4.文笙参加工友聚会,学习了粗砺之气。文笙被思阅的风采所感染。文笙见到了老韩,这个延安来的老共党。文笙后决定赴延安,和凌佐、浦生一道。 第六章 1.慧如去世,家里准备丧事。 2.言秋凰再次拜访冯家。言秋凰训练成女间谍,色诱和田长官,刺杀之,并获取内线名单。 3.言秋凰揭开一段往事。原来她和明焕有段恋情,还生有一女,就是仁钰。帮助杀和田也为了仁钰。 第七章 1.文笙经历了战场的洗礼。郁掌柜找到文笙。文笙不回。郁掌柜讲文笙麻醉带回。 2.昭如想给文笙娶亲,栓住文笙。介绍赵家小姐。但相亲的场合,正好遇见了仁桢。 3.仁桢和文笙学放风筝,两人感情日深。但昭如恐冯家动荡。永安了解仁桢的心思,和卢家有旧,上门当说客。昭如可以接受,永安答应讲文笙带去上海学做生意。 4.仁桢决定去杭州大学。这让文笙有一丝不快。 第八章 1.文笙来到上海。结识了做药材生意的阿根。又有遇见了教会的叶雅各。 2.昭如去冯家上门提亲。表示要让文笙和仁桢两情相悦。 3.国民党开始暗杀活动,仁桢亲眼目睹阿凤被暗杀。 4.姚永安搭上一个军需官,用金条吃空饷。同时包养了一个歌女。 5.文笙去看仁桢,给她带了糕点。 6.永安出事了。宋子文出事,军需官受牵连。永安后又被雅各骗-倒卖一批布,但被人做局,布匹都浸过水。永安找文笙借钱。 7.永安绝望了。跳河自杀。临走之前讲衣服叠好。文笙仁桢想让歌女把孩子生下来,还瞒着说永安去南阳做生意。 8.歌女最后大出血而死。枕头底下发现报纸登出永安自杀的消息,歌女早已知道永安自杀的消息。文笙仁桢领养了永安之子。

5
《北鸢》的全部笔记 14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