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希特 8.3分
读书笔记 这就决定了费希特在哲学史上的悲剧地位
陆钓雪杜诗镜铨

译者序 在他初露峥嵘的时候,正值康德的批判哲学如日中天;而在他自己的理论的鼎盛时期,后起之秀谢林,尤其是黑格尔已经超越他站在哲学思想发展的前沿。费希特被笼罩在康德和黑格尔的阴影之下而黯然失色。许多哲学史名著,例如文德尔班的《哲学史教程》、罗素的《西方哲学史》,都把费希特放在不起眼的位置上。 这就容易引起一种误解,似乎对德国古典唯心主义哲学的研究仅仅局限于康德和黑格尔的研究就够了。事实上,德国古典唯心主义哲学从康德到费希特、谢林到黑格尔的发展有其内在必然的逻辑联系。每一个后来的体系都是从前一个体系出发的,是对前一个体系的发展和深化。 出版于1984年代这部费希特传记,正如其作者自己所说,是对现有的研究成果的概括和总结。 “自我” 因此,尽管认识离不开客观现实对感官的刺激,但认识的对象并不是客观现实,而是现象。客观现实乃是不可知的所谓“物自体”。这样,康德哲学的结论就是主观与客观的割裂。而这种割裂是费希特所无法接受的。如何清除康德哲学中的唯物主义因素,就成为费希特在建构自己的哲学体系时首先考虑的问题了。费希特认为,一个严密的科学体系必须有一个最高的出发点,由此出发推演出整个体系。 他的知识学的出发点就是意识,确切地说是一种具体的意识,即自我意识,费希特称之为“自我”。自我不是一种既定的存在,而是一种行动,自我藉自己的行动获得存在,这就是费希特的“事实行动”(Tathandlung)的真实含义。费希特根据自我最初的三个行动提出了知识学的三条基本原理,即自我设定(Setzen)自己本身;自我设定非我;自我在自身中设定一个可分割的非我以与一个可分割的自我相对立。 费希特认为,各种意识形式无非是表象,在表象中有三个要素,即表象者、被表象者和表象活动。但在自我意识中,意识的主体和客体都是意识自身。 按照这种理解,费希特所研究的问题并不具有本体论的意义,而是一部意识发生史,同时又是他建构自己体系的论证方法,这与黑格尔的见解是吻合的。 理性和自由 人类历史就是从理性在本能中泯灭的时代向“理性艺术”时代升华的过程。 卢梭 “任何把自己看作是别人的主人的人,他自己就是奴隶。即使他自己并非总是果真如此,但他也毕竟确实具有一个奴隶的灵魂。并且在首次遇到奴役他的强者面前,他会卑躬屈膝。只有那种愿意使用周围的一切都获得自由、而且通过某种影响也真正使周围的一切都获得自由的人才是自由的。” 李秋零 1987年7月10日于中国人民大学

10
《费希特》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