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农村史 8.5分
读书笔记 导言
一锅贤豆

2015-06-18 现在我们总爱用“干货”这个词,可如果读一本书,里面几乎全是干货,那这本书就真是牛的一笔。法国年鉴学派重要历史学家布洛赫的这本书就让我自认太菜,功力差着好几重。 中午刚考完赫梯语,又画了一下午陶器,回来想到昨天Finkelstein推荐的法国年鉴学派的那帮大牛们,于是就接着找虐,开始看布洛赫的这本书。才翻下导言自己就要跪了,我看到了他一阵见血指出了我一直思考的问题:“只有那些小心谨慎地囿于地形学范围的研究才能够为最终结果提供必要条件。但它很少能提出重大的问题。”我如今正在学习的考古,就是一种地形范围的研究,是在一个框架内研究一个个具体问题,从而贡献于整体,但是”提出重大问题,就必须具有更为广阔的视野,决不能让基本特点消失在次要内容的混沌体中。“为什么说有些人读书越读越死,就是被次要内容整得找不到北了。虽然学问要有”见渺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的自觉,但趣味是得乎”物外“的。 布洛赫说,”历史首先是一门研究变化的科学“。对于”科学“,历史无必要攀附,然而这句话最关键的两字乃是”变化“。正像布洛赫所说的”真理“,变化是历史的”本质“。然而众多研究者常常忽略的就是历史的本质,因而将历史异化为生硬的教条,枯燥的说教以及令人嗤之以鼻的虚伪和低劣。清晰展现变化中的世界,探求变化的因果,使未来变得可感可知,这才是是历史的光辉。而其反复强调的把握整体,进行比较,正是对这种内在变化探求的向心力。 他说, ”人们生来只善于发现剧烈变化着的事物。“这正是人视野之局束。而历史之任务,如果仅仅是记录这些剧烈变化,未免太不符合人类艺术创造的冲动了。”历史学家永远是自己的文献资料的奴隶。“这是对布朗热批评之后带出的一句精彩的话,他紧接着强调的”必须从今到古倒读历史“也正是后来的此派大名鼎鼎的历史学家布罗代尔提出的“长时段”(longue durée)的雏形。 这本书是法国农村史,正是对研究法国大革命,英法战争,罗马帝国等重大历史题材的抽离。对于一个真正的历史学家而言,最大的侮辱莫过于对事实视而不见,对真理漠不关心,而诱人的奖掖乃是抓住变化中的规律,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历史的艺术,就是发现真实。

0
《法国农村史》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