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或童年回忆 8.1分
读书笔记 XVIII

比起排名赛或地区选拔赛结束后为优胜者准备的晚会,体育大会的庆祝晚会的规模显然要大得多,热闹得多。但是这种差别,不管有多明显,对于理解W通行的价值体系并不重要。正相反,更具有意义的,甚至是构成W社会最独一无二的特征的倒并不是失败者被排除在这些晚会之外———这是公正的,而是失败者完全地、简单地被剥夺了晚餐。其实,不言自明,如果优胜者和失败者都得到食物,优胜者唯一的特权就是得到更加优质的食物,得到一份节日的大餐而不是日常便饭。组织者,并不是不明智,他们认为仅仅赋予运动员参加高水平比赛所必需的斗志是不够的。为了使运动员赢得比赛,首先他要渴望赢。也许,对于个人荣誉的忧心、想要成名的渴望以及民族自豪感会形成强有力的动机。但是,在那残忍的时刻,在人必须发挥自己最佳状态的时刻,他必须超越自己的力量,必须在最后的搏击中竭尽那能使他夺取胜利的所有能量,采取那样的方式倒不是无用的,它属于一种几乎可以说是基本生存机制,一种几乎是本能的防御反应:胜利之后运动员在乎的,与其说是已经成为最强者的荣誉———无疑也是转瞬即逝的———还不如说只是得到这额外的一餐,从而保证一个更加强健的体魄,也就保证了一种更加优良的食物平衡,从而也就确保了更加有利的体力。 因而我们可以发现,W的食物体制是怎样以一种微妙的方式与整个社会体制相嵌合,并且成为这个社会主要的等级标志之一。不用说,不吃晚饭本身并不会对生命产生威胁。如果它会剥夺生命,那也许很久之前就已经不存在运动的生命了,甚至是任何短暂的生命。在W,一个实际上很简单的计算表明,最好的情况,也就是在排名赛中,只有二百六十四名运动员,即在总数为一千三百二十的运动员中,可以获得享用晚餐的机会。在地区锦标赛或最终选拔赛后,剩下的人数不会超过一百三十二,而在体育大会结束后,只剩下六十六名运动员,即准确来讲,一比二十的比例。所以也许绝大部分的运动员都长期处在吃不饱的状态中。其实他们并不是如此:他们每天的饮食包括三餐,第一餐是在早上,很早,在越野训练赛之前,第二餐是在正午,各个训练结束后,第三餐则是在十六点,传统上的中场休息时,之后就是最终的淘汰赛了。然而,每一餐的配备方式是不完全满足运动员的营养与能量需求的。每餐糖分几乎是完全缺失的,维他命B1也是一样,它对于糖类的吸收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日积月累,运动员长期都处于一种营养不良的饮食状况下,随着时间的延长这很可能会严重摧毁他们肌肉抗疲劳的能力。胜利者的晚餐,有新鲜的水果、甘醇的美酒、晒干的香蕉、椰果、草莓酱、果酱、奖牌状的巧克力,由此看来可以真正补充运动员良好的身体所必需的糖类。 这种方式的弊端是显而易见的,确切来说,在一个与竞争身体素质相关的领域内,它对优胜的运动员有利,而严苛地损害了失败者而这很可能会拉大运动员之间的差距,直到形成一个封闭流通的系统:白天得胜的那些运动员,当天晚上就会得到到额外的一份糖作为奖励,他们也就把握了一切机会在第二天的比赛中再次成为优胜者,以此类推,当一些人变得越来越强大的时候,另一些人变得越来越弱小。这必将使得比赛丧失一切趣味,可以说提前就知晓比赛结果了。组织者并没有采取任何特别的措施来消除这则就种显弊端;他们没有禁止优胜者在得胜后的第二天进入体育馆———显然这一措施有悖于W的生命精神———他们更乐意乐呵呵地相信他们所称作的自然的东西,他们又一次表现出他们的远见、他们对人心的深刻洞察。经验给予他们理智。优胜者不会被排除在第二天的比赛之外,其实,最经常的情况是这样,他们会通宵不睡,他们回到他们所属的地方也只是为了早上的点名。由于一直吃不到糖,他们都涌向食物,他们狼吞虎咽就像一个暴饮暴食者。他们沉醉于自己的胜利,他们毫无节制地回敬一杯杯庆功酒,葡萄酒、烧酒来者不拒,直至在桌子底下打滚。很容易理解,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很少会有一个运动员能连胜两次。智者希望优胜者能自我克制能够拒绝举杯,至少是限制举杯的数量,希望他们适当吃一些经过挑选的食物。但对于这些被庆贺的优胜者,诱惑如此强烈,以至于必须是极其坚定的灵魂才能抵挡得了。而且没有谁在那儿劝他们离开,无论是官员———相反,他们一直要求运动员喝光每一杯酒———还是体育经理人,因为担心自己队员的身体,他们希望优胜者的迅速替换可以通过这些晚餐尽可能规律地为最多的运动员确保必不可少的能量补给。

0
《W或童年回忆》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