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史讲演录(第二卷) 9.3分
读书笔记 苏格拉底
南宫云

人民并不是决定者,主体并不能自己作出决定,而是让另一个外在的东西给自己决定;只要有一个地方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内心是如此独立、如此自由的,还不知道只消由自己作决定,那个地方神谕就是必要的,——这是因为缺乏主观自由。这种自由,就是我们现在说到的自由时所了解的那个东西;这种自由在希腊人那里是没有的。我们对于自己的行为负责任,这是近代的事情;我们愿意按照智慧所提供的理由来作决定,并且把这个看成最后的东西。希腊人还没有意识到这种无限性。

1
《哲学史讲演录(第二卷)》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