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性 7.5分
读书笔记 第37页
[已注销]

笔记/走出自恋,走向利她——[法]托尼·阿纳特勒拉《被遗忘的性》 失去自我是一种现代病。禁欲的根源是对自我迷失的恐惧,而渴望不停地换性伙伴是想证实自己的能力,让自己放心;但两者本质上都是无力进入“关系”的表现。由于个体的感情不具有连续性,他人显得无足轻重了。进入一种关系让他们感到不安,仿佛是对自由的一种限制。所以说,这种“拒绝”的心态实质是对他人感到恐惧。这样的心态下,诸如嘲笑、轻视、冒犯、互相排斥的行为就很容易产生。矛盾的是,在失去自我成为一种 现代病的今天,社会似乎又特别强调关注自我一只是这种自我既没有心理内在化的能力,又没有丰富的主观财富,其表现是相当原始的。它甚至连自恋都算不上,自恋的人还能把握人格的整体性。比如“自我色情”,这种人的心理世界是四分五裂的,没达到“自恋”的水平,更没达到“生殖的性关系”的水平。对他们而言,惟一重要的就是感官的快乐,而引起感官快乐的身体部分诸如囗、胸、腿、生殖器,毛、臀部成了“新拜物教"的神物。有必要指出,如今的媒体和广告所反映的那―切,其实接近于儿童 的性,这种性成了“明星”。身体的一部分的价值被过分抬高,人们又一次被引向只重直接接触的感觉心理。 现今的社会风气倾向于抬高感情冲动本身,而不鼓鼓励感情的发展。p37 在不久以前,好好工作,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并为这些感到自豪,人就会觉得生活是美好的。但是今天,人们越来越多地考虑的是自我实现和自己感到舒服。现代人变得越来越苛求,总是要求自己周围充满着感情和爱。这种对爱的要求根本不可能得到满足,于是人们感到沮丧,而大量的冲突也就因此产生了。仅仅几年工夫,我们这个过于关注感情的社会就使人变得更加脆弱,更加优柔寡断:现在的职员已习惯于根据早晨看到的上司对自己的脸色决定一天的喜怒哀乐,现在的男人像女人—样容易哭泣,现在的学生看到不好的成绩在公开场合就会崩溃。对关系不稳定性的不安让人的内心世界一片漆黑。 人们常常混淆爱情和好感。爱情首先并非一种感情,它是面对确定的客体,主体感情生活的许多组成部分长时间互相融合的结果。而好感则是某一情况下,对于某一个人,人们最初的一种感受,这一感受可能很强烈,让人感到很幸福,但它并不必然是爱情。 现代人的感情越来越不理性。人们对感情如此在意,以至于感情本身成了追寻的目标。生活条件的改善使我们对感情愈加没有抵抗能力,而“未表达的感情”们试图在内心生活里寻找出路失败以后,很有可能反过来侵犯主体本身。p40 害怕重新处于混乱的状态,害怕潜意识里性的未分化,这些都促使个体去做一些“看得见”的举动,以证明自己有控制能力——尽管这种控制有明显的“人造”痕迹。希望有大量的性经验和频繁更换性伙伴,既不是肉欲性质的,也不是感情性质的,仅仅是个体想感到“还活着”,于是用这种死亡性的性关系安慰自己。性关系也因此变成了发泄而不是对他人的爱。p118 对认识自己的感情感到困难,有换伴侣的需要,无力的感觉和感情的不稳定,这些都是“口时期”性关系的主要特征——甚至在它们表现出来之前实际情况也是如此。在这依附的时期,温柔之源的被动爱情——正是通过这一感情运动,个体产生了被保护的需要——可以被陈述为:“我是被爱的吗?”如果这种爱情被固定在“口时期”的局部冲动上,它就几乎不可能再转向别的标的,他人的作用就只是给自己保证和安慰。p145 最初的眷恋和温柔的举动,开始在新的感情平衡体系中自我修改。他人、外部现实、父母都不再那么理想化了。爱,最初是自恋之情,青少年将自己理想化,感情集中于自身。当然他把自己作为兴趣的中心是必要的,这样做的目的是使自己坚强起来。青少年将会更加关注自己,保证个人感情的连续性,而这种连续性将取决于自我,而不再仅仅是环境境。他将学会不运用其他的存在(长毛玩具熊或是他人)来承担自己的孤独。有些人,由于缺少自信,试图在两人世界中平息自己的焦虑情绪,寻找安宁。但如果他人因为某种原因不在身边,那些原有的焦虑担心就又回来了,这样的症状表明个体仍然没有真正达到心理上的独立,还未能在继续生活的同时对“他人不在”进行心理加工。p201 拒绝承认性别差异、感情上的自大、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对关系的幻想,这些都是年轻人自恋的表达形式,目的在于肯定自我。这些是人成长必然要经历的,利他性感情也正是通过它们而觉醒的;但是,开始的状态绝不是最终的目标,也不能认为,这种爱情生活的最初阶段延长而不发展到更高级别的关系是合情合理的。他人被当做安全保证或是自我的延长而被追寻,他人因此失去了其相异性特征。个体封闭在了没有前途的自恋之 中,因为他只是在不停地重复着失去了目标的关系。害怕不被爱使年轻人囿于父爱和母爱之中,在那里他感到被动地被爱着。 青少年在进入生殖的性关系的框架以后,将学会“给他人个位子”。同时,他也感到了一种彻底的孤独,他感到这孤独是什么也不能解决的。他背离了童年时的关系标的,他感到缺少了什么。这种要埋葬什么的感觉是难以忍受的,但是用“虚假的存在”来抹杀这种缺失感是毫无必要的,因为正是从这缺失感中诞生了欲望。没有感受过缺失的人就不会有欲望。个体发现了自己不能随意左右他人,他再一次遇到了象征性的“去势”。在这里,他人成为了“元素”。这时候的他人扮演的就是儿时父亲相对于母亲扮演的那个角色。这重新开始的进程将使主体在寻找“差别”(而不再仅仅是“相似”)的过程中获得性身份。p205 今天的人们谈论温柔比谈论爱情多,这意味深长。这一倾其实是以儿童的性关系为榜样的,它会损害客体的性关系。然而,温柔,这绝不是客体意义上的爱。如果青少年简单地将爱视为引起“温柔”,这就表明他寻找的是保护性的关系,是能自我保存的关系,即儿童之爱的关系的最初形式的副本。我们已经说过,爱情开始于温柔,这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但是停留于此,经历的始终是被动的、保护性的爱,即儿童式的爱,个体很快就会变得脆弱。爱情的终点不是温柔;温柔需要发展以使与他人的关系成为可能,否则爱情关系就会转化成“修复性的倒退”。如果温柔成了感情生活的惟一内容,男子(或女子)的身份问题就与性欲取向问题一起被抹杀了,因为个体停留在儿童时代,对他而言,伴侣轮流扮演着父母的替代者的角色。p214 男孩与女孩在青春期的关系取决于他们对自己身份的犹豫。在欲望和选择中面对自己,他们感到不确定;他们的焦虑让他们处于会跌入第一个到来的人怀抱中的状态。另外,环境的诱导使他们更倾向于行动,而不是思考他们的欲望。感情和性生活不宜过早地表述,好好地思考有助于它们的象征化。在主体于爱情中自我实现以前,思想、憧憬应该完成内心工作。一个成熟的人应该知道——并且能够——因他人的价值和独特性去爱他人,而不是为“安全”、“承认价值”这类爱的功能性原因去爱他人。 口性关系对应于对他人的饥渴,肛性关系对应于对自己和对他人的权力,俄狄浦斯情结发展期的性关系对应于信任的感觉,俄狄浦斯情结时期的性关系对应于对规则及通过禁止乱伦表现出来的他人意义的承认,生殖性关系对应于对他人存在的接受和自己性身份的获得——这就是人类的性关系和性联系渐进的过程。在成熟的性关系里它们都仍然活跃地存在着。在更高层次的以爱情为中心的组织形式里,它们被分了等级,并传递到生活中去。p216 性关系要从其封闭的循环中走出来,就必须能够遇到另一个超越其原始自恋的现实。这就是为什么对爱情和他人的发现,取决于心理生活的成熟程度,以及每个人各自的“感情—性历史”,必须遵守“对他人的爱”这一规则。这一规则包含着许多拒绝和沮丧。这个规则一旦被内心化,它将是文化的源泉——正如弗洛伊德在他的《文化的不适》中指出的。p306 习惯于仅仅将性关系当做生殖愉悦,这会使个体无力将之当做承诺的表达。儿童的性关系的目标不是对他人的追寻,而是对“自我中心愉悦”的追寻。这样生活,人们就变得没有能力接受他人。习惯于过早地体验性冲动,人们就让自己没有能力将自己的性关系和感情融入爱情计划和忠诚计划里。人们错误地指责婚姻是伴侣双方关系困难的原因,而事实上是两人之间的投资和生活的方式出了问题。p332

0
《被遗忘的性》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