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劼思想文化文集(全5卷) 9.2分
读书笔记 02论《红楼梦》 第七章
清决堇依
读者如果留心一下小说有关贾宝玉和林黛玉爱情的展示,可以发现一个重大的秘密:宝黛爱情中的色欲内容在小说开卷的还泪神话中被以象征的方式抽象掉了。这个象征便是神瑛侍者之于绛珠仙草的浇灌。浇灌的象征既抽象了宝黛爱情的性意味,又将这木石前盟净化为纯粹的还泪故事。这似乎是由色而空在小说中的又一层意思,即宝黛之情本身也是由色而空由浇灌到还泪构成的。于是,欲望由于性的净化而被全然扬弃,从而形成一个中国人最害怕最忌讳的一个事实:断子绝孙。且不说贾氏家族会因此遭到怎样彻底的背叛,就拿《山海经》中所记载的寓言“愚公移山”来说,也实在大逆不道得可以。在智叟面前,愚公的全部自信和力量无非在于他有儿子,儿子死后有孙子,子子孙孙不会穷尽。但愚公假如突然面对一个贾宝玉式的儿子,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可以穷尽的,他还自信得了么?他是瘫倒在地呢?还是暴跳如雷?但不管愚公如何痛苦,贾宝玉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因为贾宝玉的单纯在于,既然是百足之虫,那就让他僵死算了,何必没完没了呢?愚公有愚公的理由,贾宝玉有贾宝玉的逻辑,是是非非就是如此的相悖。
由于情种形象的先行自身,贾宝玉的死亡准备将向……死亡的生存变成了向……爱情的死亡;又由于爱情的非欲意味,向……爱情的死亡将爱情对象化为向……女神的爱情。因为不具备两性的生产意味的爱情不仅是审美的,同时也是宗教的。这种宗教意味不仅在贾宝玉的情种宣言中明确告示过:女儿是水做的骨肉,一见女儿便觉得清爽云云;而且还在小说本身的构架上隐喻出来,我指的是有关女娲形象的解读,当然,这种解读是在小说的寓言层面上进行的。

0
《李劼思想文化文集(全5卷)》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