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惑 9.1分
读书笔记 第28页
V

《鼻子》: 拥有畸形鼻子的禅智和尚在恢复正常后遭到了人们更为猛烈的嘲笑和敌意,他不太明白,作者说:

人心大凡具有互为矛盾的双重感情。当然,看到他人的不幸时,谁都会有恻隐之心;然而,当不幸者设法摆脱了不幸时,便轮到观看者出现难以摆脱的不满足感了。说的稍微夸张一些,那简直是一种希望不幸者再度陷入不幸的心情。于是在不知不觉间,尽管是消极的,却确实对当事人抱起敌意来。

这也正常不过,路人们的失落感毕竟是发生在于己毫不相干的一个和尚身上,时间久了那点不值钱的失落感也就烟消云散了,如同当时初见和尚畸形鼻子的人们所生起的恻隐之心一样廉价。 可气可泣的是,被歧视、被偏见的不幸总是伴随着当事人的不醒与不争,作者在本篇最后的段落里写道:

鼻子在一夜之间恢复成原状了。与此同时,他感到一种与鼻子变短时一样的舒畅心情,重又回来了。“这样的话,一定不会有人笑话我了。 内供的心里在这么自言自语着,一任长鼻子披垂在黎明时的秋风中。”

有意思的是,从本书序言《芥川龙之介的文学世界》一文中,吴树文(序言作者,本书译者)认为芥川终其一生都受疯母的阴影影响,甚至在公开发表第一篇习作《隅田川的水》一文开头更改了原文,将其出生地改为养父母家。而从最新的资料来看,芥川龙之介最终的自杀与先前媒体对其稿酬的质疑有关...... 人言可畏, 畏人言可悲。

0
《疑惑》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