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神学导论 9.1分
读书笔记 上帝的话语
[已注销]

以前读过维特根斯坦一些关于语言和思维的论点,按我的理解大概是说人的思维受到人所使用的语言的限制。 这一点我的印象颇为深刻,很多时候当我早晨起来回忆昨夜的梦境的时候,通常是在我还没努力回忆的时候,我还觉得那个印象很深刻,但是当我开始努力回忆的时候,却发现那仅存的印象开始变得模糊,最后我唯一留下的印象是,我曾经在梦中经历了一件很清楚很震撼的事,但是这件事是什么,它为何震撼,完全想不起来。 我知道我自己是如何回忆梦境的:我问自己各种问题。当时我在哪儿?周围的处境如何?我和谁在一起?那件使我如此受到震撼或者情绪波动的事又是什么? 而当我反思自己回忆梦境这种方法的时候,发现我问这些问题就已经是在破坏梦境所留给我的印象了。因为我做梦的时候没有在有意识地观察,而是随着感官所呈现的印象作出最本能的反应,因此梦境中的事情也不是按照我清醒时有意识地观察的方式组织在记忆里的。所以难怪『想不起来』,因为『想』这个动作已经在破坏这些印象了。 所以这让我想到,我们在思索一件事的时候,即使是我们想要想像一幅画面,或者是想像一种声音,我们都要先找到对应的词汇,词汇就好像是这些记忆碎片上的微小挂钩,可以将它们拼插在一起变成更大的图景。然而很可能在我们的头脑中还有很多记忆的碎片,或者是完整的图景,都是没有挂钩的。 它们散落在头脑的各处,有时会不经意间冒出来形成déjà vu,然后在你试图用语言挂钩来勾住它的时候又迅速跑掉。有时你会印象自己连着三天梦到相同的事,甚至在睡前的一瞬你似乎感觉到前一天没做完的梦又接着做下去,但是在你清醒的时候,在你有意识地用挂钩组织你的所见所闻所感时,你仍旧无法会想起梦里的内容。 这就是我所经历的,语言使意识更加模糊的例子。然而我也遇到了相反的例子,在某些场合,会有一个明显感觉到在我头脑中并不存在的念头,它不是具体的人说话的声音,也不是视觉符号一样的文字,我只能将它描述为念头,如果英文就是idea。然而这个念头会慢慢地变得清晰具体,并将词汇纳入到其中,最终变成一个在我语言和词汇疆域之内的陈述,并且变成我记忆中存在的一个声音讲这些文字念出来。它有时是对一个事实的描述,有时则是一个命令。任何时候我所说『神对我说』或是『圣灵有话说』,均属于这种情况。当然反过来未必如此,不能说念头进入到语言框架中都是神的工作。 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人们都有的经历,但我认为有极大的可能性,是人有很多念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们无法用组织思维的工具将它和我们的经验和记忆拼接起来。我们只能用一种极其模糊的方式来感受它的存在,我们能够感受到它是否强烈,是否重要,它是仍然还在,还是已经完全淹没在脑海里。我们不能说出它是什么,在什么时间地点,和什么有关,以及这个念头来自哪里。有时这个念头会主动进入到人语言的领域中,有时我们想要用语言来圈住这个念头,却做不到。

1
《基督教神学导论》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