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俄现代化与改革研究 8.9分
读书笔记 俄罗斯传统文化与苏联现代化进程的冲突
pubb

飞机上看《苏俄现代化研究》,关于马克思主义与苏联村社传统的结合,说得太精彩了。忍不住半夜发了朋友圈推荐。 马克思主义是来自“正统资本主义”的、嫌资本主义不够自由的思想,而俄罗斯传统是强调集体、强调村社共同体对个人的管束和“保护”的,所以自近代以来,俄国就有西方派和斯拉夫派两种思想流派,前者要求解放个性,后者要求坚持传统。马克思主义在19世纪后半叶传到俄国后,首先是得到普列汉诺夫这种典型西方派的拥护和推广,但不接俄国地气。另一边的民粹派虽然也提倡“自由”,但本质上是斯拉夫的,一方面反沙皇的专制,另一方面又崇尚“村社”的专制。后来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实际上是结合了马克思主义经济上的自由和民粹主义政治上的专制,迎合了贫下中农天生对“管束和保护”的喜好,铲除了脱离村社产生一定个人自由主义思想的“富农”以及不愿意接受集体农庄约束的其他所有农民。在城市工人中间也一样还原了不仅管理经济生活,还管理一切生老病死、婚丧嫁娶的“村社”,只不过名字叫“单位”。 读这篇文章的过程,也同样是思考中国现代史的过程。看起来中国虽然也有“家族”保甲基层组织,但似乎不如俄罗斯的村社管控得那么严。中国的基层社群基本上还是基于宗族血缘的,没有血缘关系的不同宗族,即使不是协商的,也是尊重地方政府管理的。秦晖原来写过一系列文章批判解放后国家对宗族势力的消灭,他就认为中国实际上没有那么强势的宗族,根本没有必要花力气去消灭,消灭宗族势力的过程实际上是建立从上至下的集权统治的过程。看来,中共的政治思路和苏共的一脉相承。还好,中共这些领导人很多是真正从农村出来的,了解农村,对农民有感情,所以还不至于搞得像苏联那样孤注一致、冷漠至血腥。 不过,我觉得斯大林对苏联的整理,至少是破除了村社的小集体而至以国家为单位的大集体,大集体范围内的经济是自由的,虽然是计划经济下的自由,但相对小农自然经济,还是要高效得多。这一点上,并不像作者说的那么不堪。 整篇文章更像是秦晖的作品,:-)

0
《苏俄现代化与改革研究》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