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子物语 8.4分
读书笔记 《小顾艳传》
米粒之珠

这两天迷上严歌苓。刚看完她《穗子物语》第7章《小顾艳传》,为作者深厚功底折服,忍不住对这篇小说来个缩写简介。(原文22472字,现缩为1985字。) 故事从1961年三年困难时期结束,酱坊店长大的百货大楼售货员小顾嫁给画家杨麦的婚礼开始:小顾文化不高,“长眉秀目十分漂亮,连下巴、肩膀、腰肢、屁股都特别生动,会反驳、提问和嗔怒”。因在柜台和人争吵,被“家喻户晓”的年画家杨麦撞上;杨麦看不过那人威胁小顾,留了姓名和单位“向着小顾”。以此为始,小顾下大功夫追求,“玩儿了命换来杨麦”。 杨麦除了画画,还会写打油诗和独幕剧,小提琴也会拉几下。若非营养不良,也算俊气。“小顾脸上牡丹花般的笑容朝着杨麦盛开”。但美丽的小顾实在脑残,常在食堂或公共水房故意引人注目:“哎呀头脑子疼,昨晚看书晚了”。别人问什么书,她不争气地露馅儿掉底子,将法国作家巴尔扎克的《高老头》说成是苏联作家托尔斯泰的,凡此种种,终于沦为艺术家小楼的笑柄,“食堂一共三种菜,吃起来一个味,三个加一块也不如小顾下饭”。以至于只要小顾当众说话,杨麦就提心吊胆的想小顾是哑巴多好...... 在艺术家们的妻子里,小顾知道自己谁也不如。不服输的她苦苦模仿那些人的穿戴谈吐,她把两个孩子养在父母家,找了老师学拉提琴,也弄了画架子学素描画,还淘汰了红粉的衣服,换上素雅的白和黑,头发在脑后盘成饼,别上玳瑁大梳子。生生将原先穿红着绿赏心悦目的“年画人”,整成了邯郸学步似的“半巫半仙”。 年轻貌美的小顾有情调会折腾,喜欢“角色扮演”。比如她曲线毕露、婀娜多姿的躺在床上表演卧轨的安娜·卡列尼娜,挑逗杨麦说他比渥伦茨基还坏,杨麦却不愿同她泛酸,“只当没听见、没看见,该抽烟抽烟,该喝酒喝酒。该解衣扣照解,该拉灯绳照拉”。“不管小顾怎样离题八丈地读小说,他落了实惠就成”。甚至有时,“在杨麦写、画苦恼的时候,也会教小顾如何在艺术家妻子中含沙射影、指桑骂槐,让那些人知道小顾不是傻大姐了,提琴会拉三支曲子,素描画过上百张,装模作样的本领不比她们差了......”。但在心底,杨麦还是觉得,“与其有这么个能拿出手和其他装腔作势的妻子们媲美的杨夫人,他宁可要原先璞玉浑金的小顾。” 不过杨麦离不开小顾,他看重小顾的持家本领。在那物资匮乏时期,聪明绝顶艳冠小楼的小顾有本事把百货大楼的内外关系编成网,将日子过成花。连带小楼的艺术家们都狠沾了光,借着小顾用便宜的笑话似的价钱买来“一顺跑”拖鞋和哑巴闹钟及其它生活用品。温柔的小顾把杨麦照顾的无微不至,“冬天杨麦写东西,小顾热水袋递过来;夏天画画,小顾20W的小电扇只吹他一人;还用一个300W的小电炉偷公家电,为熬夜的杨麦煮炖山药粥红枣党参汤。” 就在小顾以为她和杨麦要修炼成文化夫妇时,被小顾伺候舒服的杨麦“饱暖思淫欲”了,一个眼睛像洋娃娃但干瘦得连“胖老头的奶子还比她大”的女老师笔迹漂亮地帮杨麦誊抄手稿,并且在小顾“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的杨麦手臂上搔了三道浅痕。小顾咬着牙心疼:“杨麦是我的呀”!她以市井女人凶悍透顶、泼辣专业的骂街搞臭法赶走了第三者,但杨麦却不理小顾了。 冷战持续到1969年春天的一个清晨,杨麦发现自己被打成“现行反革命”,他主动招呼小顾,说自己“现在是个坏蛋了,做坏蛋的老婆是很难的,小顾还年轻,一定要努力学着做。” 杨麦被抓走,半年后小顾才知道杨麦在哪儿。为了救杨麦,小顾去找管事儿的军代表。那个三四十岁的团级干部看着小顾,脸红得像童子鸡般涌起温情惋惜:“这么年轻好看的小顾,怎么是现行反革命家属”?“黄代表当了几十年兵,特别欠女色,小顾看他一眼,对于在性经验上亏空了几十年的黄代表,都是大滋补”。“军代表觉得自己劫数到了。心里管小顾叫“小妖精小讨债”,他没想到女人竟有这么好的滋味。” 终于,在黄代表运作下,杨麦这早该枪毙的罪行从无期到有期,又减成6年劳改。最终在七四年秋天释放。 “小顾用女人仅有的招数换取了杨麦的自由。” 杨麦调到省报,小顾用自行车驮着久病虚弱的杨麦上下班。杨麦紧攥小顾的手,两人好到巅峰,甚至常去公园“野战”。小顾很满足,人也淡雅起来。杨麦能让小顾幸福快活,而“小顾是个快活起来就神魂颠倒,死活置之度外的人。” 在小顾精心照料下,杨麦从瘦子变成胖子,名声日渐响亮,也有了胖名流的昂轩气质。“富贵而能淫”,杨麦的欲望像三峡久蓄泄洪般报复反弹,他的女宠各行各业前仆后继。野花除不尽的小顾不想让同事知道她不是100%的杨夫人,但可着劲儿偷欢的杨麦并不愿戒色且开始嫌弃小顾。当听到小顾看内部电影哭泣着演说感想,杨麦痛不欲生,不想再和这个夸夸其谈的二百五有任何关系。小顾随杨麦捶胸顿足,照样给他做饭洗衣煎补药。 十七八岁的俩儿子来找小顾,他们遗传了父亲悒郁的苍白模样。儿子说:“你别拖爸了”、“爸知道你的事”、“照顾一下我们名誉,我们要脸。” 泪水长流的小顾只好签字离婚。 杨麦和小顾分别再婚。一场酒醉后的杨麦亲昵的叫后老婆:“小顾,小顾。”而远嫁深圳的小顾也一头热的做着春梦:“等着吧,还会有文化大革命。”到时候,杨麦还会需要她小顾的! 小顾心笃意定地等着......

0
《穗子物语》的全部笔记 3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