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轉門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活口:同命
Alen09
  映下車回頭揮手再見,大步朝有光的樓層走去。我們掉頭原路踅返。   我若晚來兩個月,那時候映已離家上大學。我仍然會找到郵局釐清一切,然後,快步離開。事件會以我想像的樣子落幕:我來過,映安然長大,孝好生安厝納骨塔,做女兒的依規習俗祭拜父親。   然後日子久了,我們會清楚感覺到,生命傾向大疤,也傾向孝。我們思念他們的時間越來越長。這安慰了我們。   逐漸遠離教堂街座標,這天,怎麼每趟都像逃逸。(只是現在要失去映的消息,恐怕不那麼容易。)   車外暗景忽忽略過,(咔嚓—咔嚓—微距攝影,乍見,「你看得出這是什麼嗎?」都是日常生活隨處可見卻不察之生活物,放大了的現在式幻影。微距攝影照片焦糖攪拌棒原貌是火柴棒,六角形貝殼結構物是肥皂泡泡,網狀糖衣之是海綿,絲線網織之是茶包,印泥口紅,蟻穴效果瓦楞版⋯⋯還原物質的本質,卻反而完全辨認不出真實面貌。)黑天陌地間隙處一陣陣空虛猛烈襲來,無心回擊。索然無味都不能夠。沒事了嗎?那瞌睡撞針猛地向記憶紅心擊發子彈之重力屈直動作完成,身體的連結點,寰椎,大疤與孝。現在,是映。唯一的活口。好悲哀的是,見到他那刻,這段旅程就結束了。   此時車速異常緩慢錯覺如推動旋轉門,不斷歸零。我漫聲也不知道問誰:「我們明天坐早班車離開好不好?」   只有樵回應:「我沒差,可是姑姑明天不是會來找我們嗎?」   如果找不到呢?

讀蘇偉貞的文字,沉迷於她那電影般的敘述(如運鏡般準確推移),著魔似,恍惚而彷能臨視,冷眼卻衷腸地參與了事件的情緒,怔忡不已。 丈夫走後的日子,她只能思念,時間從這裡過度為一條虛線。成為一個寫作的前提。如此書寫姿勢,如故如晤,令人鼻酸。 這一章,蘇偉貞偕孫子樵二人回到重慶,找到先夫大疤的亡弟孝遺下的女兒映。 郵局的人嚷她為台灣來的嫂嫂。沒有如果,儘管如果,所以如果。她以實際行動作為自白,其實深情的人好像不得不,總是支撐我們走下去的唯一理由了。

0
《旋轉門》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