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的艺术 7.3分
读书笔记 第三章 倾听过程
雨中有座浪淘狗

1990年1月25日,一架航班在长岛的山上坠毁,对这次灾难的调查恰好说明,沟通过程中不同的人对话语会产生不同的理解。黑匣子中的录音带显示出飞机在失事前汽油就要用尽了:“我想我们需要优先权”,“我们的汽油就要用完了”。副驾驶员语气平稳,且没有运用“最小油量”和“紧急情况”等非常关键的词语来描述当时的状况,这使得机场指挥塔里面的指挥人员没有意识到情况的危险性。在这场灾难的听证会上,国际航空飞行员联盟的成员指出,在他们的行规中并不要求使用那些术语,而且,地面控制员应该询问清楚剩余的汽油还能使用多长时间。“我很惊讶,他们听到‘汽油用完’时居然无动于衷”,机长在作证时说。显然,词语的意义不在于它们本身,而在于使用者对它们的理解。 沟通中每个人的观点,即参照标准,包括个人的文化背景、生活经历、人生态度、知识结构、交际手段、现有的思维和感觉、对个人和他者的期望、价值、信仰、个性、兴趣、恐惧、压力、需求、偏见、成见、幻想、道德、信仰以及健康状况等一切因素。这些因素使每一个人在观察世界时都拥有一个独特的认知过滤器,对信息进行解读前,听者会把每条信息都在过滤器中过滤一遍。吉都克里斯那姆瑞蒂在《最先和最后的人生自由》一书中强调了这个认知过滤器对一个人倾听的影响: “真正要做到倾听,一个人首先得抛弃所有的偏见、预先的假设和日常的习惯。你的大脑准备好接收信息时,事情就很容易弄明白了;你真正注意那些信息的时候,你才是在倾听。但是不幸的是,大多数人听的时候都戴上了防护镜。我们常常带着宗教的或者精神的、心理的或者科学的偏见,或者带着日常生活中的种种担忧、欲望和恐惧在倾听。因此,我们听的实际上是我们自己的声音,而不是说话人的声音。” 听者个人的参照标准和认知过滤器不仅改变了说话人话语的意思,也影响着听者对要加工的的信息的选择。为保持内在平衡,一个人倾向于选择必须去面对、去注意、去思考和记忆的信息。因此,听者寻找的信息总是和他的个人信仰以及预先期望相符的。他对那些自己想要感知或被要求感知(看到、听到、相信)的信息进行理解,以解读出和预期相符的意义。听者不会去主动寻找那些证明自己错误的信息,不会注意那些自己不赞同的意见,不会检查自己和别人不同的理解,不会保留那些和自己的信仰不相符合的信息,他们通常从自身的参照标准出发,而不是从说话人的参照标准出发进行理解。 不仅如此,当一个人在感情上产生偏见,那么他的参照标准也会影响意义的解读。当听者的认知过滤器变成情感触发器的时候,他对意义的理解就会发生扭曲。每个人都有一些可以让他们联想到昔日情感的词语、想法、话题和人物,这些情感触发器在听者的大脑中立刻会唤起不假思索的积极或消极的反应。也就是说,同样的词语在某个人脑中会激发起积极的反应,但到了另一个人脑中,也许会引起消极的反应。无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这些情感触发器都会对听者的意义解读产生强大影响。 情感触发器会导致不正确的信息分类,因为如果听者的情感反应过于激烈,他将接收到很少的信息甚至接收不到信息。例如,如果他讨厌某个说话人,那么他的消极反应会阻止他去倾听说话人的信息,对信息的理解也就更少了。而如果碰到和自己根深蒂固的观念相悖的信息,他就有可能出现情感上的“失聪”。于是,他在倾听中或者花费时间思考说话人说的一部分信息,或者想方设法反驳对方的观点,而不会去倾听所有的信息。 积极的与消极的情感反应都会引起错误的信息分类和图式。这些触发器被认为是沟通的屏障。老师和家长们要注意,自己讲话时所用的词汇会对孩子们的情感产生很大的影响。家长经常们经常对孩子说的一些话,如“你这个可怜虫,什么事都做不好!”等等,会极大地伤害孩子幼小的心灵。与此类似,戴维斯曾指出,那些反映种族主义的话语也有无情的杀伤力: “那些语言威胁着你的生理和情感的健康;听到那些话,你的脉搏加速了,呼吸急促起来,手掌的神经核大腿的神经一起颤动,也许手心也开始流汗。我用语言攻击你的时候,我也在摧残着你.....”

0
《倾听的艺术》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