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逊文集(第1卷) 7.9分
读书笔记 马克思主义与乌托邦思想
乐彼之园

P98 1、人人都熟悉马克思主义的创建者们(如恩格斯的“乌托邦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曾就那个时代的乌托邦社会主义(圣西门、傅立叶、欧文等)进行的古典论战。 2、对于乌托邦社会主义的两大传统——我们称之为技术的或结构的传统(圣西门和稍后的贝拉米)以及性欲的或美学的传统(傅立叶,稍后的莫里斯,在新左派的思想中也占有至关重要的位置)——我们在这里很少论及,而主要考察由乌托邦社会主义者提供的马克思恩格斯时代形成马克思主义必不可少的特征,这不过是他们对未来本身的憧憬(英国经济学家提供了对现实的分析,与此同时,黑格尔则提供了历史变化的基本机制,即辩证法,换句话说,一条从李嘉图的现在通往傅立叶的未来的途径)。在那些思想家中恩格斯所反对的,是马克思主义者从那时起就已经觉察到了的各种不同的修正主义以及自由改革思想,他们缺乏实现其理想的手段。 P99 1、这就是为什么恩格斯对乌托邦社会主义的批评,在今天看来更适合于用来批评各种各样非马克思主义者或“自由”批评家有关体制的批评,譬如像拉尔夫·纳德、生态学论者以及同道会等的批评。 2、这使我们认识到,在我们今天乌托邦社会主义已不复存在。但这也并非是确切无疑的。 P101 1、今天,大众文化更倾向于描述我们的体制给未来带来的结果(比如污染、生态破坏、人口过剩、放射性尘埃等等),而不去“预防”某些社会主义体制所带来的集权噩梦,然而,即便这些发展为马克思主义者提出了意识形态问题,这也不过就是美国商业本身所关心的问题。为了自身的利益,它通过接受集体强制制度或公共生活将陈旧的消费乐观主义变换成某种新的更加简朴的东西。如果马克思主义者对消费社会的批评,最终证明为了大财团的利益而将爆发一场“文化革命”,那的确是一种讽刺。无论如何,这一争论表明了这一事实:关于未来的思想状态,既是一种真正的实践,也是理论的结果,既是为了社会生活本身的质量,也是出于文化政治策略的考虑。 2、布洛赫认为,乌托邦精神在现实中无处不在,它体现在所有的文化物品上,在所有的社会活动和个人价值方面,或者更确切地说,在心理现象方面。 P101-102 马克思主义者急于将这种系统化理论以及布洛赫所特有的、挑衅式的神秘语言当作形而上学而轻率地加以抛弃。然而,它却表明还存在着为目前的讨论所提供的另一条实用而又非凡的探索路径,它或许可以被称为乌托邦分析或方法,这种乌托邦精神可以作为一种阐释或解释的技术,而不是检查个别的乌托邦景观的内容,或我们上面所提及的文化诊断的内容。 P103 在这一领域进行神话分析批评,然后一眼便迅速看穿这些大众消费品,譬如将滑稽书籍或恐怖电影看做是积极的、消极的或私人的现象;其实这些文化物品已经不再只是一种消遣或娱乐,而是一种无意识或半意识的集体幻想的训练。 P104 1、布洛赫的著作表明,即便一件文化产品的社会功能就是娱乐,它也能通过将我们的注意力和想像力集中和限制在某些积极的方面,并通过某种天才创造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尽管内容是虚假的、被歪曲了的。他把这一内容称作“希望”,或者换句话说,就是人类永恒的力量,渴求激烈地改变自身以及与此相关的一切,并将自己的存在和社会环境加以乌托邦式的改造。即便在最低贱最卑微的商业产品之内,一切都是“希望的比喻”,那就为考察某种乌托邦内容提供了分析的工具。 2、当然,我们没有必要将自己限制在布洛赫的模式之中,马克思主义者应当有资格识别某一乌托邦原则的一些变体,从一种集体生活的更新变成一种正义的更新,或一种本能的满足,以及与这一切相对的噩梦。通过疏导这种强大的集体想像的源流,大众和商业文化不仅为自己提供了一种能量,而且也有能力控制和操作这种能量。 3、大众文化通过创造一种虚假的满足系统,其功能就像是一个社会的调节者,它消除我们日常生活的紧张,将否则便会与制度为敌的挫折转变成为制度服务的渠道,这已是不言而喻的了。 4、这些问题是任何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批评当代文化文化的基本问题,生动表述了我们当前探求乌托邦思想的含义,它远远不只是一种空论,也具有具体的方法论意义。 (曾艳兵 译)

0
《詹姆逊文集(第1卷)》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