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讲稿 7.8分
读书笔记 第二讲 怎样对“新时期文学”作历史定位
木灵
文学史的“建构”过程中存在的复杂因素 现在,80年代出版的几部重要的文学史著作,例如张钟等的《当代中国文学概观》、朱寨主编的《中国当代文学思潮史》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当代文学研究室集体编写的《“新时期文学”六年》等,已经成为我们课堂上经常讨论的对象。我们之所以很重视对它们的研究,是因为除了50年代有零星的文学史著作之外,当代文学较具规模的撰史工作实际开始于80年代。它们的学术研究价值,是不容置疑的。但又需知道,这几部著作,与80年代改革开放的历史叙述是同步出现的,因此一定程度上受到这种叙述的影响、规范和制约。最触目的现象之一,就是他们都倾向把“新时期文学”看做一个历史时间的神话。他们认为,1979年全国第四次文代会的召开标志着当代文学史的“重大转折”,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构成了一个界线分明的历史阶段”。“新时期文学”由“政治型向社会型转变”,“是文学的一次大的解放”,表明作家“获得了独立的地位”;同时,“文学向人学的回归”,说明它从长期习惯于对社会生活的外部形态的再现,即写运动本身,转向注重从社会生活的内在形态上表现人,即写人的命运,人的精神过程,“这就把中心点放在写人上了”。 这些描述,放在80年代的语境中肯定没问题,如果拿到90年代语境中,问题就出现了。因为什么?这种说法是针对80年代初期的文学状况的,由于“文革”的巨大灾难,呼唤“人的文学”、“文学自觉”当时成为文学发展的价值追求和潮流,它对推动当代文学的发展作用巨大,所以说是一种有效的学术话语。但它叙述历史的“时段性”特征也很明显,有很大的局限性。所以,如果我们认为它是一个“本质性”的概念,是一种能够覆盖整个“新时期文学”30年的历史叙述,就不一定妥当,比如,用它描述80年代中期以后,尤其是90年代后的文学现象,显然就有错位的感觉。因为1985年以后,“人的文学”已不是主要价值目标,文学格局已由一元向多元发展,它负载着更为繁杂多样的任务,而这些任务,远远超出了当时这些文学史描述的范围。后者的创作观念、艺术形式和存在的大量问题,已“涨”破了原来的文学史框架。
0
《文学讲稿》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