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梦影 8.6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cavalier

笔记摘自 幽夢影 張潮 一 春聽鳥聲,夏聽蟬聲,秋聽蟲聲,冬聽雪聲,白晝聽棋聲,月下聽簫聲,山中聽松風聲,水際聽欸乃聲,方不虛生此耳。若惡少斥辱,悍妻詬誶,真不若耳聾也。 尤謹庸曰:上元酌燈,端午酌綵絲,七夕酌雙星,中秋酌月,重九酌菊,則吾友俱備矣。) 對淵博友,如讀異書;對風雅友,如讀名人詩文;對謹飭友,如讀聖賢經傳;對滑稽友,如閱傳奇小說。 才子而富貴,定從福慧雙修得來(註)。   (陳鶴山曰:釋氏云:「修福不修慧,象身掛瓔珞。修慧不修福,羅漢供應薄。」 一恨書囊易蛀,二恨夏夜有蚊,三恨月臺易漏,四恨菊葉多焦,五恨松多大蟻,六恨竹多落葉,七恨桂荷易謝,八恨薜蘿藏虺,九恨架花生刺,十恨河豚多毒。   (石天外曰:予另有二恨:一曰才人無行,二曰佳人薄命。) 雨之為物,能令晝短,能令夜長。 讀經宜冬,其神專也;讀史宜夏,其時久也;讀諸子宜秋,其致別也;讀諸集宜春,其機暢也。 經傳宜獨坐讀;史鑑宜與友共讀。 天下有一人知己,可以不恨。不獨人也,物亦有之。如菊以淵明為知己,梅以和靖為知己,竹以子猷為知己,蓮以濂溪為知己,桃以避秦人為知己,杏以董奉為知己(註1),石以米顛為知己,荔枝以太真為知己,茶以盧仝、陸羽為知己,香草以靈均為知己,蒓鱸以季鷹為知己(註2),蕉以懷素為知己,瓜以邵平為知己,雞以處宗為知己,鵝以右軍為知己,鼓以禰衡為知己,琵琶以明妃為知己。一與之訂,千秋不移。若松之於秦始、鶴之於衛懿,正所謂不可與作緣者也。 花不可以無蝶,山不可以無泉,石不可以無苔,水不可以無藻,喬木不可以無藤蘿,人不可以無癖。 上元須酌豪友,端午須酌麗友,七夕須酌韻友,中秋須酌淡友,重九須酌逸友。 賞花宜對佳人,醉月宜對韻人,映雪宜對高人。 我愛夏日長 藝花可以邀蝶,纍石可以邀雲,栽松可以邀風,貯水可以邀萍,築臺可以邀月,種蕉可以邀雨,植柳可以邀蟬。 樓上看山,城頭看雪,燈前看月,舟中看霞,月下看美人,另是一番情境。 少年讀書,如隙中窺月;中年讀書,如庭中望月;老年讀書,如臺上玩月。皆以閱歷之淺深,為所得之淺深耳。 聞鵝聲如在白門(註),聞櫓聲如在三吳,聞灘聲如在浙江,聞羸馬項下鈴鐸聲,如在長安道上。 尋樂境乃學仙,避苦趣乃學佛。佛家所謂「極樂世界」者,蓋謂眾苦之所不到也。 並頭聯句,交頸論文,宮中應制,歷使屬國,皆極人間樂事。 花之宜於目而復宜於鼻者,梅也、菊也、蘭也、水仙也、珠蘭也、蓮也。止宜於鼻者,櫞也(註)、桂也、瑞香也、梔子也、茉莉也、木香也、玫瑰也、臘梅也。餘則皆宜於目者也。花與葉俱可觀者,秋海棠為最,荷次之。海棠、酴醾、虞美人、水仙,又次之。葉勝於花者,止雁來紅、美人蕉而已。花與葉俱不足觀者,紫薇也、辛夷也。 春雨如恩詔,夏雨如赦書,秋雨如輓歌。 斗方(註)止三種可取:佳詩文一也,新題目二也,精款式三也。 情必近於癡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 二 無益之施捨,莫過於齋僧;無益之詩文,莫甚於祝壽。   (張竹坡曰:無益之心思,莫過于憂貧;無益之學問,莫過于務名。) 字與畫同出一源,觀六書始於象形,則可知矣。   (張竹坡曰:千古人未經道破,卻一口拈出。) 不得已而諛之者,寧以口,毋以筆;不可耐而罵之者,亦寧以口,毋以筆。   (張竹坡曰:上句立品,下句立德。張迂庵曰:匪惟立德,亦以免禍。) 積畫以成字,積字以成句,積句以成篇,謂之文。文體日增,至八股而遂止。如古文、如詩、如賦、如詞、如曲、如說部、如傳奇小說,皆自無而有。方其未有之時,固不料後來之有此一體也。逮既有此一體之後,又若天造地設,為世必應有之物。然自明以來,未見有創一體裁新人耳目者。遙計百年之後,必有其人,惜乎不及見耳。 雖不善書,而筆硯不可不精;雖不業醫,而驗方不可不存;雖不工弈,而楸枰不可不備。 江含徵曰:雖不善飲,而良醞不可不藏,此坡仙之所以為坡仙也。) 梅邊之石宜古,松下之石宜拙,竹傍之石宜瘦,盆內之石宜巧。 有工夫讀書,謂之福;有力量濟人,謂之福;有學問著述,謂之福;無是非到耳,謂之福;有多聞直諒之友,謂之福。 文章是案頭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 我不知我之生前,當春秋之季,曾一識西施否?當典午之時,曾一看衛玠否(註)?當義熙之世,曾一醉淵明否?當天寶之代,曾一睹太真否?當元豐之朝,曾一晤東坡否?千古之上,相思者不止此數人,而此數人則其尤甚者,故姑舉之以概其餘也。 予嘗集諸法帖字,為詩字之不複而多者,莫善於千字文。然詩家目前常用之字,猶苦其未備。如天文之煙霞風雪,地理之江山塘岸,時令之春宵曉暮,人物之翁僧漁樵,花木之花柳苔萍,鳥獸之蜂蝶鶯燕,宮室之臺檻軒窗,器用之舟船壺杖,人事之夢憶愁恨,衣服之裙袖錦綺,飲食之茶漿飲酌,身體之鬚眉韻態,聲色之紅綠香艷,文史之騷賦題吟,數目之一三雙半,皆無其字。千字文且然,況其他乎! 文名可以當科第,儉德可以當貨財,清閒可以當壽考。 胸中小不平,可以酒消之;世間大不平,非劍不能消也。 梅令人高,蘭令人幽,菊令人野,蓮令人淡,春海棠令人艷,牡丹令人豪,蕉與竹令人韻,秋海棠令人媚,松令人逸,桐令人清,柳令人感。 梅妻鶴子,樵婢漁童,可稱絕對。人生眷屬,得此足矣。 所謂美人者,以花為貌,以鳥為聲,以月為神,以柳為態,以玉為骨,以冰雪為膚,以秋水為姿,以詩詞為心。 黎舉常云:「欲令梅聘海棠,棖子(註1)臣櫻桃,以芥嫁筍,但時不同耳。」(註2)予謂物各有偶,儗必於倫(註3)。今之嫁娶,殊覺未當。如梅之為物,品最清高;棠之為物,姿極妖艷。即使同時,亦不可為夫婦。不若梅聘梨花,海棠嫁杏,櫞臣佛手,荔枝臣櫻桃,秋海棠嫁雁來紅,庶幾相稱耳。至若以芥嫁筍,筍如有知,必受河東獅子之累矣。 三 鳥聲之最佳者,畫眉第一,黃鸝、百舌次之。然黃鸝、百舌,世未有籠而畜之者,其殆高士之儔,可聞而不可屈者耶。 古今至文,皆血淚所成。 能閒世人之所忙者,方能忙世人之所閒。 先讀經,後讀史,則論事不謬於聖賢;既讀史,復讀經,則觀書不徒為章句。 恥之一字,所以治君子;痛之一字,所以治小人。 閱《水滸傳》,至魯達打鎮關西、武松打虎,因思人生必有一樁極快意事,方不枉在生一場。即不能有其事,亦須著得一種得意之書,庶幾無憾耳。(註) 善讀書者,無之而非書:山水亦書也,棋酒亦書也,花月亦書也;善遊山水者,無之而非山水:書史亦山水也,詩酒亦山水也,花月亦山水也。 園亭之妙,在邱壑布置,不在雕繪瑣屑。往往見人家園亭,屋脊牆頭,雕磚鏤瓦,非不窮極工巧,然未久即壞,壞後極難修葺,是何如樸素之為佳乎。 官聲採於輿論,豪右之口與寒乞之口,俱不得其真;花案定於成心,艷媚之評與寢陋之評,概恐失其實。 文章鼎立莊騷外,杖履風流晉宋間。 (殷日戒曰:孔子止勉人生時用功,佛氏只教人死後作主,各自一意。) 作文之法:意之曲折者,宜寫之以顯淺之詞;理之顯淺者,宜運之以曲折之筆;題之熟者,參之以新奇之想;題之庸者,深之以關繫之論。至於窘者舒之使長,縟者刪之使簡,俚者文之使雅,鬧者攝之使靜,皆所謂裁制也。 貌有醜而可觀者,有雖不醜而不足觀者;文有不通而可愛者,有雖通而極可厭者。此未易與淺人道也。 寧為小人之所罵,毋為君子之所鄙;寧為盲主司之所擯棄,毋為諸名宿之所不知。 曰癡曰愚曰拙曰狂,皆非好字面,而人每樂居之;曰奸曰黠曰強曰佞反是,而人每不樂居之,何也? 若無詩酒,則山水為具文;若無佳麗,則花月皆虛設。 動物中有三教焉:蛟龍麟鳳之屬,近於儒者也;猿狐鶴鹿之屬,近於仙者也;獅子牯牛之屬,近於釋者也。植物中有三教焉:竹梧蘭蕙之屬,近於儒者也;蟠桃老桂之屬,近於仙者也;蓮花薝蔔(註)之屬,近於釋者也。 水之為聲有四:有瀑布聲,有流泉聲,有灘聲,有溝澮聲(註1)。風之為聲有三:有松濤聲,有秋葉聲,有波浪聲。雨之為聲有二:有梧蕉荷葉上聲,有承簷溜竹筩中(註2)聲。 鄉居須得良朋始佳,若田夫樵子,僅能辨五穀而測晴雨,久且數,未免生厭矣。而友之中,又當以能詩為第一,能談次之,能畫次之,能歌又次之,解觴政者又次之。 所有摘录来自“好读”整理之張潮. “幽夢影.”

0
《幽梦影》的全部笔记 6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