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格尔辩证法讲演录 8.6分
读书笔记 第96页
( ・_ゝ・)

我以为,自然辩证法如果仅仅当作自然规律来看,那恐怕的确是没什么用处的。把辩证法看做与人相脱离的自然界的一种规律、一种结构,然后是我们主观上利用来分析自然食物的一种具体的方法,这种观点本事就不符合辩证法,因为你把自然界和人割裂开来、对立起来了。从这个角度看自然辩证法,可以说一点用处也没有。自然科学家面对的是具体的自然界的规律,他把它找出来了,你给它加上一句“这是辩证的,这是对立统一的,这是由量变到质变而来的”等等,这有什么用呢?你给它扣上各种帽子,并不能使它增加一分一毫。但马克思恩格斯当年提出自然辩证法并不是这个意思。辩证法既不是单纯的客观规律,也不是单纯的主观方法,而是一种主客观统一的学说,是自然主义和人本主义统一的学说。所以如果我们把自然界先看做脱离人的、和人相对立的世界,再去寻找其中的辩证法,那等于缘木求鱼,甚至是自相矛盾。在非辩证的自然观中寻求自然辩证法,不是自相矛盾是什么?但是如果反过来,把人和自然界看做统一体,把自然界看作就是要发展出人来的东西,把自然界中的河流、草木、石头、阳光等等和人的可能性联系起来,这就显示出了自然界的目的,显示出这些东西都是为了向人生成所作的准备。当然这些都不是自然科学索要研究的,自然科学不关注潜在性、可能性,只关注现实性和必然性。但这是哲学所要研究的。这样我们对自然辩证法就会有一种新的了解。自然界是一件一件的事情,偶然的产生了又消失了,有些可以重复,也有些可能永远不会再重复了,这里头没有什么历史,也没有目的性。但现在你把人加进去,你就会在大量的偶然性中发现一种必然性。就是说,自然界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会或迟或早发展出有智慧的生物来。人潜伏在自然物中,使自然界呈现出向人发展的历史,这种历史发展是有阶段性、等级性的,是从低级阶段向高级阶段上升的。水的结冰和沸腾没有什么高级和低级,但大量这种现象和别的偶然现象一起促成了生物和人的产生,这就有高级和低级、有某种合目的性的进程了。这时候你就可以、而且不能不引入辩证法来对此作哲学的解释,而且这种解释本身也把自然科学的解释包含在内了,但不是为了降低层次来满足自然科学的需要,二十八自然科学的解释来满足更高层次的哲学的需要。所以自然科学在本身的狭隘研究领域中也许不需要自然辩证法,但自然科学家如果要扩大自己的眼光,提升自己的境界,涉及到对人和宇宙的关系的理解,他就离不开自然辩证法。现代顶尖级的自然科学家如爱因斯坦、狄拉克、海森堡、霍金等人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哲学家了,自然辩证法对他们就很有用,如果他们能够懂得一点真正的辩证法,而不是教条式的或皮相的辩证法的话,他们的探索或研究就会更有针对性、更自觉。

0
《黑格尔辩证法讲演录》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