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数术与政治 8.2分
读书笔记 第83页
丽正V

“(田何、杨何、施雠、梁丘贺)这一系重义理,轻卜筮,是西汉易学的主流”,这个说法是不对的。 田何到施雠梁丘贺,的确与孟喜—京房一系有区别,但这个并不是义理和卜筮的区别。而是卜筮和卦气灾异的区别。 作者这样叙述,或许是由于长期以来易学史的教材、著作中,动辄以义理/象数来二元区分。然而占筮、象数、灾异,并非相同的概念。 以西汉易学为例,《易》以卜筮之书,得以幸免于秦火,汉初的田何、杨何、丁宽等传《易》,都是讲卜筮的。梁丘贺就是因擅长占筮而被重用,其子梁丘临后来也成为石渠经学会议中易学的代表。 与杨何施雠梁丘贺一系不同的费直,长久以来被视为古文易和义理的代表,但他的特色也是“长于卦筮”。 由此可见,卦筮和灾异占验有各自的体系技术。玩一下自可知其中的差别。

0
《儒学、数术与政治》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