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陀罗 8.0分
读书笔记 《曼陀罗》中的隐喻
韩枪枪
他只能用这些空想奇思给他苦涩的日子添加点乐趣,在哪惨淡境地里,他可不能改装易颜,因为他被禁止,展现其德性的方方面面,他够劳的努力也没个偿报。
可就算是希望渺茫眼看着一场空,一个男人想要办成事情的意志和欲望,也得让它看起来不是这么糟糕。
歌爱神啊,谁没有验证过你的大能,就绝没有希望真的体察九重青天的价值;也不会知道何为生死相杂,何为趋害避利,何为爱人胜己,何以畏惧和希望使心凝结燃烧’不知道无论人神都难挡你的武装。
这骗局是多么美妙,将他人的忧愁哀告变为自己的如意珍宝,让每一次苦涩成了甘甜的醇醪噢,天上才有的良药,你给迷途的灵魂指明了正道;你,还有你那巨大的为例,赐福某人的同时,又使爱神变得富有,用那神圣的建议,你战胜了顽石,毒药和符咒。
这段时间以来,我的灵魂是备受煎熬!说实话,极运和自然的账上还真是轧平的:她绝不会给你什么好处,除非在相反的一端也出现某种坏处。我的希望越增加,我的惧怕就越见长。我真苦啊!我还能从这么些希望和惧怕的哭闹和骚扰中活下来吗?我是条在两股对面风胁迫下的船,越驶近港口就越害怕。

文学作品不一定非得采用悲剧形式才能显示出严肃性。马基雅维利的政治诗域固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喜剧,也同样不能称为悲剧,因为它认识到人类活动无法逾越的界限,认识到人类强烈的利益冲突无可避免。 马基雅维利的政治见地不是简单的喜剧,倘若通过喜剧能够明白年轻人欢庆胜利的象征意味,明白渴望超越年龄,权威和责任的隐喻,那就可以说,他的政治见地和喜剧关系密切。 喜剧的结局给私人生活举起了一面镜子。 卢克蕾佳很奇怪地把卡利马科认作“父亲和保护者”,但是没有任何一种解释曾经注意卢克蕾佳表现出热衷家政管理或安全而不是性爱的满足。 李古僚和卡利马科的亲密关系尤其来自他们天生的才干或能力,还有一种胆量驱使他们挑战稳固的秩序。 提莫窦的道德并非用钱就能售卖,不过它很容变通:他给卢克蕾佳的建议核心在于,罪恶在于意图而非行动,或者说“人们必须注重事情的结果”。 《曼陀罗》本身就上演给那些对剧中隐射人物与事件有着鲜活记忆的观众。沉默和肆无忌惮糅杂在一起,表面上看来不合情理,然而这或许正是马基雅维利修辞术的特征所在。 —— via 《曼陀罗》中的隐喻, Carnes Lord 著, 曹聪 译

0
《曼陀罗》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