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和虚构 8.0分
读书笔记 第20页
真猪奶茶

我觉得母亲至今还保留着一个孤儿的习性,比如她不喜欢寻访亲戚,她只和“同志”在一起。同志关系是一种后天的再造的关系,亲戚则是与血缘有关。……母亲具有孤儿的特征还表现在她独立、坚强、自信、凡事不求人。这样一来,即使有“同志”,却也构不成命运的更趋紧密的关系了。命运的关系其实是以互相需要为基础的,而上海这座城市的服务设施确有计划有系统地解决了人们的需要。比如抽水马桶漏水,只须往住房修理处报告假如没有这些服务,我们会去找一个亲眷,抑或是一个同志,请他来治理漏水问题,我们会对他生出感激之情,“谢谢”说个不停,他则说:下回再来找我。可到了下回,却是他来找我们,因为他家电线漏电,而我们恰恰在实践中学得了电的知识,这回就是我们帮他的忙。渐渐地,我们与他建立了一种息息相关的情义,我们彼此解决水与电的问题。水与电是这城市里的命脉,将我们牢牢联合在了一起。这就是命运关系的建立过程。如今,日益完善的保修部门解决了命脉的问题,使这种生命关系的机会消失。这为人的独立自强提供了条件,这是孤儿特别易于生存的地方,它甚至可以把一个本来不是孤儿的认锻炼成一个孤儿。 【互助vs需要】【“孤儿”/个体vs集体/共同体】【秩序vs“关系”】

0
《纪实和虚构》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