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研究 9.0分
读书笔记 第一部分
飞飞哥

对照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教程》:能指/所指,声音/图像,任意性/规约性。海德格尔:语言是存在的家园。 ---------------- (1)我把语言和由语言编织的活动所组成的整体称作语言游戏。P7 (19)想象一种语言,就是想象一种生活方式。P11 (23)用语言来说话是某种行为或生活方式的一部分。P15 (38)语言放假的时候,哲学问题才会产生。P24 (67)家族相似。P38 (77)大意:清晰的图画和模糊的图画。美学和伦理学属于模糊的图画那个类型,对而又不对。P42 (81)我们构筑种种理想的语言。P45 (88)从来没有规定出准确性的唯一理想。P48 (89)因为逻辑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深度——一种普遍的含义。逻辑似乎位于一切科学的根基处。——因为逻辑考察所研究的是一切事物的本质。它要一直探入事物的根基,而不应该为实际发生的是这是那操心。——它产生出来,不是因为对自然事物有兴趣,也不是由于把捉因果关系的需要;而是出自要理解一切经验事物的基础或本质的热望。但并非我们仿佛要为此寻觅新的事实;而是:不要通过它学习任何新的东西正是我们这种探究的要点。我们所要的是对已经敞开在我们眼前的东西加以理解,因为这似乎正是我们在某种意义上不理解的东西。P49 有的事情别人不问时我们明白,一旦要我们解释它我们就不明白了;而这正是我们必须留心思索的东西。(显然,由于某种原因这也是我们不易留心思索的东西)P49 (97)思想被光轮环绕着---思想的本质、逻辑,展示一种秩序,更确切地说,展示世界的先验秩序:即可能性的秩序。这种秩序必定是世界和思想所具有的。然而,这种秩序似乎必须是十分简单的。它先于一切经验,并且必须贯穿于一切经验:不允许任何经验的模糊性或不确定性沾污它,----它其实必须是最纯粹的晶体。然而,这种晶体不表现为抽象,而表现为某种具体的东西,的确是最具体的东西,仿佛是世界上最坚实的东西。 我们处于这样一种幻觉之中,即以为我们的研究中那种特殊的、深奥的、实质性的东西就在于它力图要抓住语言的无与伦比的实质,即存在于命题、词、推论、真理、经验等概念之间的那种秩序。这种秩序是一种可以说存在于超概念(Uber-Begriffen)之间的超秩序(Uber-Ordnung)。然后,如果“语言”、“经验”、“世界”这些词有一种用法,那么这种用法一定像“桌子”、“灯”、“门”这些词的用法那样平凡。《维特根斯坦全集》第八卷第六十三页 (陈译本: P51-52) (98)要使有意义,就得有一种完满的秩序。P52 (109)哲学是针对借助我们的语言来蛊惑我们的智性所做的斗争。P55 (115)一幅图画囚禁了我们。我们逃不脱它,因为它在我们的语言之中,而语言似乎不断向我们重复它。P56 (118)我们摧毁的只是搭建在语言地基上的纸房子,从而让语言的地基干净敞亮。P56-57 (126)哲学只是把一切摆到那里,不解释也不推论。——既然一切都公开摆在那里,也就没什么要解释的。 而我们对隐藏起来的东西不感兴趣。 也可以把一切新发现和新发现之前的可能性称作“哲学”。P59 (127)哲学家的工作是为了某种特定的目的采集回忆。P59 (167)我们熟悉一个词的外形的程度,一如我们熟悉它的声音。P79 (171)书写的词语提示给我声音。P80 (199)理解一个句子就是理解一种语言。理解一种语言,就是掌握一种技术。P93 (206)共同的人类行为方式是我们借以对自己解释一种未知语言的参照系。P95 (241)人们所说的内容有对有错;就所用的语言来说,人们是一致的。这不是意见的一致,而是生活形式的一致。P102 (255)哲学家诊治一个问题,就像诊治一种疾病。P106 (诊治 / 处理) (266)在想象中看表。P109 (275)用注意力指向某种东西。P112 (282)即使一首诗无意义,其无意义的方式仍和小孩咿咿呀呀的那种无意义不一样。P113 (287)我是怎样对这个人充满同情的?——同情的对象是哪一个,是怎么显示出来的?(我们可以说,同情是确信另一个人有疼痛的一种形式。)P115 (301)意象不是图画,但图画可以与它对应。P118 (309)你的哲学目标是什么?——给苍蝇指出飞出捕蝇瓶的出路。P120 (311)用私有的方式展示是一种幻觉。P121 (329)当我用语言思想,语词表达之外并不再有“意义”向我浮现,而语言本身就是思想的载体。P125 (335)思想先就已经在那里,我们只是在寻找思想的表达方式。P126 (338)只有学会了说才能有所说。因此,想有所说,就必须掌握一种语言;但显然,可以想说却不说,就像一个人也可以想跳舞却不跳。 人们对此进行反思的时候,心灵就去乱抓跳舞、言谈等意象。P127 (343)我用来表达我的回忆的语词是我的回忆反应。P128 (355)任何一种语言都栖息在约定之上。P132 (366)符号的意象依照某种摹写方式可以表现符号本身。P135 (367)意向图画就是当某人描述其对象时所描述的图画。P135 (371)本质在语法中道出自身。P136(参考:[370]{意象本质的问题/什么是意象的问题}也是一种语词解释,但它引导我们期待一种错误的回答方式。P135-136) (383)我们不分析现象,而分析概念,因而就是分析语词的应用。于是我们所做的可能显得像唯名论。唯名论者的错误是把所有语词都解释成了名称,因此并不是真正描述语词的用法,而是仿佛为这样一种描述提供了一张无法兑付的汇票。P138 (384)你随着语言一起学到了“疼痛”这个概念。P138 (389)“意象一定比任何图画都更像它的对象。因为,无论我把图画做得多像它所表现的东西,它总可以是其他什么东西的图画。但意象的本性就在于它是这一个[的]意象而不是其他任何东西的意象。”于是竟可以进一步把意象视作一种超图像了。P140 (426)唤起一幅图画,似乎就毫无歧义地确定了意义。P149 (432)符号自身似乎是死的。是什么给了它生命?它在使用中有了生命。它在使用中注入了生命的气息?——抑或使用就是它的生命?P150 (449)人们没考虑到:我们用语词计算、操作,逐渐把语词翻译成这样或那样的图画。——人们仿佛以为,向我订购一头牛送去这样的书面指示总须伴随着一头牛的意象,否则订单就会失去意义。P155 (464)我要教的是:把不曾昭然若揭的胡话变成昭然若揭的胡话。P157 (483)可靠的根据是看来可靠的根据。P161 (494)我要说:我们成为“语言”的,首先是我们寻常语言的建制、字词语言的建制,然后才是其他东西——和这种建制类似的东西,或者和这种类似的东西有可比性的东西。P163 (497)可以把语法规则称作“任意的”,如果这说的是:语法的目的无非是语言的目的罢了。P164 (514)玫瑰在黑暗中也是红色的。P167 (517)我们无法想象我们原以为可以想象的东西。 它们引导我们去修正原来认为可以想象的事物的领域。P167 (532)我宁愿说,使用“理解”的这些方式构成了它的含义,构成了我的理解概念。因为我愿意把“理解”应用于所有这些情况。P171 (550)否定是一种排斥和拒绝。P175 (560)语词的意义是由意义的解释所解释的东西。P178 (符号学) (569)语言是一种工具。它的各种概念是一些工具。P179 (570)概念引导我们进行探索。 概念表达我们的兴趣,指导我们的兴趣。P179 (580)一个内在的过程需要外在的感觉。P182 (593)哲学病的一个主要原因——偏食:只用一类例子来滋养思想。P185 (599)在哲学里不推演出结论。“事情必定如此这般!“不是个哲学命题。哲学只确认人人认可的东西。”P186 (605)我们的记忆似乎就是进行某种比较的媒介,它为我们保存往事的图画,或者允许我们窥见过去。P187 (611)[大意]:意愿自行发生,我无法导致它发生。P189 (619)我从不能够尝试去意愿,唯此我才什么时候都能意愿。P191 (参照:[616]当我举起我的手臂,我并不曾愿望它举起来。P190; [614]连我的愿望也不是一种中介。P190) (649)语言之中的记忆等等却不仅仅是真实经验的黯淡无光的表现;因为,语言性质的东西不就是经验吗?P197 (655)问题不在于通过我们的经验来解释一种语言游戏,而在于确认一种语言游戏。P199 (671)倾听就好像在寻找听觉印象,所有它不能指向这印象,而只能指向它寻找这印象的地方。P202

0
《哲学研究》的全部笔记 5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