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中的美术 8.9分
读书笔记 四川石棺画像的象征结构
austerlitz

关于四川芦山王晖石棺前挡画像的一点思考

一般的东汉石棺会在前挡上以两道阙门表现冥界的入口。这位艺术家却极具创新精神和幽默感,表现了一个人物形象从半掩的门后面探出身来。作者将这个形象解释为一位生翼仙人,“他”手扶门扉,正在开门接纳墓主的灵魂。 不过从发型来看,总觉得像个女性形象,其弯眉笑面的神态,也不像是在好好“开门以接纳灵魂”的样子……(我脑海里想到了什么样的情节,我才不会说呢) 记得有个孟子的故事说,孟子回家进门时没有发出声响,妻不知其归来,正在屋内闲坐着,孟子见其坐姿不端,怒其无礼,要休掉她,后来孟母对孟子说,不知者无罪,你自己进屋时不知发声以提醒别人,让别人措手不及才是无礼。由此可知,古时进门出门,开门关门,应当是讲究动作大方、合乎礼仪的端庄之举,更何况是迎接一经到达便不再离去的灵魂呢? 网上也找不到什么更清楚的拓片或照片,只有这个能看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c1fdb80102v3sn.html 当然,仙人在汉代画像中始终是一些自由散漫、放荡不羁的形象,他们不受儒家礼仪的约束,嬉皮笑脸地开个门当然不算什么罪过。但问题在于:仙人似乎只应出现在以昆仑山、蓬莱仙境、天堂等为表现的“天界”的范畴里,而在这里,这扇门是开向人世的终点的。 侍者手扶半掩门扉、正在开门的形象,在汉代画像中并不少见。但是在别的构图中,开门的似乎都是人而非仙人,而且这个情节往往与正在行进的送葬车马、阙下迎接墓主的礼官等情节处在同一个画面中,因而是叙事过程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不针对画外观众——对于画面中的人物来说,这个开门者相当于孟子故事里那个提前做好迎接准备的礼仪需要的体现。 所以,应该注意到,芦山王晖石棺前挡的这个画面是不与石棺上其他画像相关、自成一体的单独画面,它的构图针对画外的观者,似乎邀请观者参与到画像内容的解读当中去。我不知道在世界范围内非偶像式的绘画艺术当中,还有没有比这时间更早的、邀请观众参与画面解读的美术作品了。这么说来,作者似乎具有某种很厉害的超越时代的现代艺术精神。 不过问题在于,在这个针对画外观众的构图中,这扇门到底为谁开呢?王晖不是已经躺在石棺里面了么…… 这样想想,觉得尼玛这画面吓死个人。(而且这书还在不同页面的同样位置引用了这图两次……)

0
《礼仪中的美术》的全部笔记 8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