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中的美术 8.9分
读书笔记 三盘山出土车饰与西汉美术中的祥瑞图像-结论
austerlitz

在结论临近末尾的地方,有一段话写的很好:

有意思的是,我们注意到这种流动的曲线图案最初并非用于青铜器上,而是首先出现在漆器上。青铜器与漆器的装饰风格的不同可能与两者的材料及功用有关。传统青铜器多为祭祀仪式所用的礼器,装饰形式趋于保守;而漆器更多用于世俗目的,其装饰就能更快地随着时代精神的变化而变化。

作者在这里已经意识到,创作动机就能影响风格的变化。这算是Kunstwollen这个概念在“中间层次”(本书序第7页)上的运用吧。作者接着说:

随着漆器的普及,其纹饰也逐渐被日常青铜器所采用。到了汉代,青铜器的礼仪和宗教作用进一步消失……传统青铜器那种肃穆严整的风格则为祠堂或墓葬里的画像砖继承下来。沿着这种发展脉络继续观察,我们发现大约在汉末魏晋初,墓葬进一步丢弃了严肃的装饰风格而使用更多的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流动性的图案,而较严肃的风格又转移到一种新兴的迅速发展的艺术——石窟造像艺术上了。

尽管作者说“这里对艺术形式发展的解释是极为粗线条的”,但至少体现出两个最重要的事实:一,艺术创作(尤其是早期工艺美术的创作)中的动机会直接影响到风格;二,对流动性装饰的审美口味长期存在着,只是受到时代精神、创作媒介、功能目的等因素的影响。 前几页在解释艺术风格与阴阳五行之间的关系时,其中的逻辑空缺,似乎在这里得到了某种程度的填补。这篇论文发表于1984年,而作者在1989年出版的《武梁祠》里,就更好地理顺了如何诠释这个问题的方法。

0
《礼仪中的美术》的全部笔记 8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