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经济改革教程 8.6分
读书笔记 第3章
魏风骨

***农业生产的激励难题*** 现代公司治理很重要的一项内容在于考核激励,上班族对于绩效指标的概念都很熟悉。一般而言,人事部门会把各种岗位的各类工作环节尽最大可能予以量化,综合考核期内的各项指标得分评定员工绩效等级。可是,上述做法对于农业生产却并不适用。 吴敬琏教授指出,“由于动植物的生命活动具有连续性,劳动者付出的全部劳动最后将体现在动植物的产量上,而不可能像在工业中那样,分别计量生产过程各个环节上劳动者所付出的有效劳动的数量和质量。农业劳动工种繁多、作业分散、季节差别大,更增加了问题的复杂性。但是,如果把这个问题交给家庭去处理,事情就简单多了。由于家庭是一个集生产、消费、教育、抚养子女于一体的社会基本经济细胞,具有持久的稳定性,利用了家庭内部的自然分工,减少了决策成本,几乎不存在度量、监督等交易成本,这使家庭经营较之其他经营形式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运用常识来表述:人们对自己家庭范围内的生意买卖最用心、对自己家庭范围内的切身利益最在意,在实现自己家庭范围内价值最大化方面,根本无需提醒和监督。除此之外,任何经营性组织都需要严格的考核激励机制来防范雇员出工不出力、消极怠工、偷工减料等行为。当然,不否认会有一些人具有高度的责任感和高尚的道德品行,以至于马不扬鞭自奋蹄,为了国家和集体利益兢兢业业、甘于奉献;但是这样的先进人物永远是个案和特例,一个经营性组织绝不可以把绩效目标建立在雇员自觉劳动的基础上,那样无异于自虐,人民公社化运动已经给出了试验结果。结论:既然农业生产天然不适用常见的考核激励机制,那么只有依靠家庭经营才能保证必要的生产效率。 1998年,中共十五届三中全会决定长期坚持现代农业的家庭经营方式。人间正道,天佑中华。

0
《当代中国经济改革教程》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