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也何曾到谢桥 8.7分
读书笔记 梦也何曾到谢桥
孤风と寂雨
于是"我将有角的老六想得非常奇特"想象他顶着一双怎样的大犄角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想象他怎样痛苦地蜕皮"那角是不断地长"那皮是不停地蜕"总之"那该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有一天"我在床上跟我的母亲探讨老六睡觉是不是像蟒一样地盘在炕上这一问题"我认为老六是应该盘着睡而不是像我一样在被窝里伸得直直地睡!母亲说"你怎么知道老六不是直直的?我说"大凡长虫一类"只要一伸直就是死了!
父亲问如今生在金家又当如何!老道说!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戊见甲,当在三、八岁"父亲问三#八岁当怎样"老道说!四爷这茶没味儿了……
这使人感到"老六与父亲的关系在父子之外又添加了某种说不清的情愫"不能细想"细想让人害怕。
那时金家的孩子们个个敛声屏气!缩在自己的房内不敢出来!静听着偏院里发出的长一声短一声的哀嚎"老六折腾到夜里!渐渐地没了气息!挺了"直到偏院传出信说!六少爷走了!大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好像金家宅门里没有老六才是正常的"
我那一声轻轻的"娘"刚一出口!就被狂风撕碎,除了父亲,大概谁也没听着"谢娘慌地将帘子掩了,我感觉到拖着我的父亲陡地一抖。
错过时间,为的是让她先一个死鬼男人在奈何桥上白等,不让他们在阴间团聚,因为后边还有个活的。
说是无情,真到绝处,却又难舍,这大概就是其人的两难之处了,金家没人追究这包衣服,大家谁都明白它来自何处。
0
《梦也何曾到谢桥》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