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行动 7.8分
读书笔记 在法的前面
欧阳熊猫

文学与法律如何能并置? 1. 现代“文学”建制与法律的一个历史阶段有实质联系,比如署名、版权; 2. 文学与现代民主制相关,“可以讲述一切”,可以不断溢出建制。 以上是作为现代建制的文学和法律(契约法、政治法、司法)的关系,是历史性的,也比较清晰。但是,作为先验普遍的法律(道德法、自然法)与前现代以来的文学要放进去讨论的话,就显得很困难了。作为叙事的文学与先验普遍的法律的关系一定早于现代性,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圣经》,除了十诫这样的直接律令以外,耶稣故事就是上帝法则的人间寓言。法律是一种述行语言,告诉你不能做什么和应该做什么,规定你的权利/义务,而文学也是一种述行,但它在赋予意义、创造禁令的同时,也可以拆解意义、销毁禁令,就伦理边界而言,文学可以突破的程度一定是大于法律的(不仅是契约法、政治法,甚至包括道德法、自然法),文学要处理的命题是人类经验的极限,是未曾出现之物和不可能之事。正如不是弗洛伊德发现了莎士比亚剧中的“俄狄浦斯情结”,而是莎士比亚的俄狄浦斯创造了弗洛伊德。

0
《文学行动》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