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 9.0分
读书笔记 全文脉络
月下白桦

全文脉络(摘抄+概括+总结): 第一章 我们赖以生存的概念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隐喻只是一种修辞,无关紧要。但事实恰恰相反,隐喻是我们思想和行为所依据的概念系统本身的基础,无处不在。 概念系统关乎我们的思维能力,管辖着我们日常的运作,构建着我们的个人世界与他人的关系,乃至细枝末节,无所不包。概念系统对人来说,至关重要。然而,概念系统不是我们平时能够意识到的,我们每天所做的大部分琐事按照某些方式或多或少在自动思维和行动,这些方式并非显而易见。 为了搞清楚概念系统的运作,一个切实可行的途径,就是研究语言。之所以有这么一条途径,是因为,既然交流基于我们用以思考和行动的同一个概念系统,那么语言就是探明这个系统是什么样子的重要证据来源。 基于语言学的证据,我们已经发现我们普通的概念系统,究其实质,大都是隐喻的,并且找到了一种方式来仔细鉴定那些构建我们如何感知、如何思考、如何行动的隐喻究竟是什么。至今,我们最重要的观点就是:隐喻不仅仅是语言的事情,因为概念系统是通过隐喻构成和界定的。 (这章介绍研究概念系统途径之一——语言学研究,为什么要研究,以及为什么可以这么研究,然后概括了本书的最主要的内容和发现) 第二章 隐喻性概念的系统性 首先,我们要弄懂“隐喻性概念”与“隐喻性表达”的区别。前者是指人类概念系统中的隐喻部分,后者是用语言形式表达出来的隐喻。而本书所提到的隐喻,指的是隐喻性概念。而第二章的标题——隐喻性概念的系统性,指的是我们用一个概念隐喻另一个概念是系统建构的过程,而非单一方面。 由于隐喻性表达与隐喻性概念系统紧密相连,因而我们能够使用隐喻性语言表达来研究隐喻性概念的属性。隐喻蕴含着能表现隐喻概念的连贯系统以及这些概念相应的隐喻表达的连贯系统。(其实就是重申了一遍:用隐喻语言探索具有隐喻性质的人类概念系统的可行性) 第三章 隐喻系统性:凸显和隐藏 第二、三章主要探讨结构隐喻,亦即一个概念如何以另一个概念来进行隐喻建构。 隐喻的系统性能使我们通过彼概念来理解此概念的一个方面,但这一系统性也必然会隐藏此概念的其他方面。在让我们聚焦于某一概念的某一方面时,该隐喻概念也会阻止我们注意概念中与隐喻不一致的其他方面。必须看到,结构隐喻的建构只是部分,而非全面的。如果是全面地,一个概念实际上就是另一个概念,而非全面的。 第四章 方位隐喻 方位隐喻:不通过另一种概念来构建,而是组织了一个互相关联的概念的完整系统。 这类隐喻大多数和空间方位有关,比如上-下,里-外,前-后。这些空间方向来自于我们的身体以及它们在物理环境中所发挥的作用。但是,这样的隐喻方向并不是任意的,它们以我们的自然及文化经验为基础,尽管表示两级对立的方位本身是物理上的,但方位隐喻因文化不同而不同。比如在有些文化中,未来在我们前方,而在另外文化中则在后方。 没有一种隐喻可以脱离经验基础的情况下获得理解或者甚至得到充分的呈现。经验基础是多种多样的,而每个隐喻中德两部分只能通过一个经验基础联系起来,且也只有通过这些经验基础隐喻才能起到理解的作用。 (这章介绍了方位隐喻。方位隐喻的建立,一方面和所有人共有的空间感受有关,另一方面则和不同的经验基础有关。后者决定了方位隐喻之间存在差异) 第五章 隐喻与文化连贯 方位隐喻联结着经验基础和空间隐喻,空间隐喻是有限的,因此经验基础之间存在着对空间隐喻的竞争。竞争力强的经验基础,将获得更强的文化连贯性,比如文化中最根本的价值观与该文化中最基本概念的隐喻结构是一致的。较弱的经验基础缺少连贯性的概念系统,也即价值观缺少连贯性。总体来说,哪种价值观被赋予优先权部分取决于我们所处的这个亚文化,另外一部分取决于个人价值观。主流文化中各种亚文化共享基本价值观,但是赋予这些基本价值观以不同的优先权。 个人,一如群体,在其赋予什么以优先权,如何界定何为善、何谓德行高尚等方面都会因人而异。在此意义上,个人也是亚群体的一种。关于什么对他们很重要,他们个人价值体系和主流文化的主要方位隐喻是一致的。 (这章基于方位隐喻谈文化的连贯性,文化中的价值观形形色色,如果研究主流语言的概念系统,我们可以得出这个文化的主要价值观是什么。每个人的价值体系,和他运用的隐喻,息息相关) 第六章 本体隐喻 第七章 拟人 第八章 转喻 本体隐喻:将部分经验映射成统一种类的离散实体或者物质。 人类空间定位的基本经验产生了方位隐喻,我们对自然物体(特别是我们的身体)的经验为非常多样的本体隐喻提供了基础,也就是提供了把事件、活动、情感、想法看成实体和物质的方式。最明显的本体隐喻是拟人隐喻。拟人隐喻覆盖的隐喻种类繁多,每种隐喻都选取了人的不同方面或者是观察人的不同方式。转喻又是另一种本体隐喻,不同于拟人隐喻将一些人的特质赋予到非人类的一些事物上面,转喻将一个实体指代与之相关的实体,亦包括提喻-即用部分指代整体。 (这章介绍了本体隐喻,本体隐喻有拟人、转喻、提喻等形式,并介绍了很多具体的例子) 第九章 隐喻连贯性的挑战 第十章 更多例子 这两章里,作者试图证明语言隐喻内的逻辑一致性,因为有许多隐喻面看上去是矛盾的,但仔细分析后会发现其实并不矛盾。更多的例子告诉我们,隐喻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处处可见。 第十一章 隐喻建构的部分性质 我们知道,隐喻概念的构建必定是部分的,那么有没有语言表达反映出隐喻中未使用的部分呢?有,但其会被视为比喻式的语言,而不是刻画一般隐喻概念特征的语言表达,即是一种修辞方法,而非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 目前为止,我们所探讨的隐喻表达均是在隐喻概念的完整体系中的应用。除了这种成为隐喻体系组成部分情况外,还有些特异的隐喻表达,它们是孤立的、不与其他隐喻相互作用,并未在日常语言和思考中系统应用。这些表达为人所熟知,像山脚、桌角。这些隐喻在我们的文化和语言中过于边缘,它们被使用的部分可能仅仅构成了语言中一个约定俗成的固定表达方式。它们存在的唯一迹象在于它们能够延伸到亚文化中,以及它们未使用的部分是新奇隐喻的基础。如果有什么隐喻被称为“死隐喻”,那么就是这些隐喻了。 将这些孤立的、不系统的情况和我们讨论的系统隐喻表达区分开来时十分重要的。成体系的隐喻概念构建了我们的行为和思想。从根本上来说,它们是“活隐喻”:是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 (这章终于谈到了书名——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到底是什么。隐喻是一个大的概念,我们既可以将它理解为语言表达的修辞方法,也可以理解为概念系统中的隐喻概念。两者可以这么区分,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意识到自己在运用隐喻的时候,就是前者。后者包括死隐喻和活隐喻,只有活隐喻才是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 第十二章 我们的概念系统根据何在? 我们说隐喻建构了我们大部分的日常概念系统,也就是说,大部分的概念系统必须在其他概念的基础上才能被理解。这就产生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即我们的概念系统的根基何在?那就是我们直接的身体体验,比如简单的空间概念是最典型的能被直接理解的概念。 但根基的意思并不意味着决定了上层经验基础,每一项经验都是在一定广泛深厚的文化前提下获得的。所以与其说直接身体经验是切近经验的某种核心,不如说所有的经验说到底都是文化才是正确的,文化隐含在每一种经验本身之中。 因此,我们应该区分身体经验和文化经验。 (第一段是亚里士多德的概念理论,第二段是语言结构性理论。) 第十三章 结构隐喻的基础 这章透过三个隐喻“理论争论是一场战争”、“劳动是资源”、“时间是资源”来阐释结构隐喻产生的基础。我们会发现。这些结构隐喻所强调的方面与我们集体经验密切对应,而它们掩藏的方面对应的则很少。正因为如此,它们才会在我们这样的文化中自然而言的产生。 但值得注意的是,它们不仅根植于我们的身体和文化经验中,同样也影响着我们的经验和行为。结构隐喻将会让我们忽视其他的可能。 第十四章 因果关系:部分自发和部分隐喻 从隐喻基础的探讨中,我们可以看到直接自发产生的概念(身体体验产生的经验),以及基于我们的经验而新兴的隐喻概念。但介乎两者之间,有着部分自发和部分隐喻联合产生的概念,比如最基本的概念“因果关系”。因果关系的概念是基于“直接操控”的原型,直接产生于我们的经验。因而,因果关系,并不是不可分解的意义基本单元,而是一个由我们实施直接操控的日常经验中,一起自然发生的多种属性组成的一个完形。 (这章比较震撼我。原以为因果关系是不可再分解的思考单元,没想到居然其实是可以无限分析的。) 第十五章 经验的连贯建构 我们一直在探讨隐喻概念这种以一种经验来部分建构另一种经验的方式。要知道隐喻建构中所包含的细节内容,我们必须清楚地知道一种经验或一组经验由于具有结构性而变得连贯究竟是什么意思。即我们如何从一个隐喻过渡到另一个隐喻,比如如何从对话变换到争论,是什么让对话变成争论的? 把对话理解为争论就要能够把“战争”概念要素的多维结构添加到相应的“对话”结构上。这样的多维结构具有经验完形的特征,它们是把经验整理成结构化整体的方法。我们依据概念系统中的体验完形对我们贴别的经验进行分类。我们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概念化经验来挑选出经验中“重要”的方面。我们就可以对经验进行分类,并理解它,记住它。 “争论是对话”是次范畴化,“争论是战争”是隐喻构建。前者的标准:相同种类的活动、足够的相同结构特征;后者的标准:不同种类的活动,部分建构。次范畴和隐喻式一个连续统上的两个端点。如果A和B是同类事件或活动,形势A是形式B的次范畴化;如果他们是完全不同种类的事件或活动,形式A是形式B的隐喻。但是,当不清楚A和B是不是同类事件或活动时,A和B的关系就会处于连续统中间的某个位置。 (上面讲的东西理解后很简单,无非就是我们如何在我们的概念系统中编码日常生活经验,让其归于某一范畴之中。而这编码归类之一的方法,就是依据多维度完形,也即通过经验和原型之间的吻合逐渐归入某一范畴。不过这里需要区分次范畴化和隐喻的区别,前者没有种属的跳跃) 第十六章 隐喻的连贯性 连贯并非只有依据多维度完形来建构这么简单。当一个概念通过不止一个隐喻被建构时,不同的隐喻结构化通常以一个连贯的方式吻合在一起。现在我们将转向连贯性的其他方面,既关注单一隐喻构建中的连贯性也关注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隐喻建构中的连贯性。 在十六章中,我们会了解到,各种不同的隐喻——其中每一个都部分建构一个概念,是如何共同让我们连贯地理解一个概念整体。 第十七章 隐喻中的复杂连贯性 看似随意的、孤立的隐喻表达,结果却是一点都不随意。恰恰相反,如我们设想的一样,它们是整体隐喻系统的一部分,共同服务于从各个方面来刻画争论概念这一复杂的目的。虽然这样的隐喻不能为我们提供一种单一的一致的具体形象,但是它们是连贯的,并且有重叠蕴涵时,一定能组成整体,尽管没有重叠蕴涵时不会这样。隐喻产生于我们明确的、具体的经历,让我们构建高度抽象、复杂的概念。 (这章作者抽丝剥茧般的审视隐喻间的联系,结果指向一个结论,所有的抽象皆构筑于具象之上) 第十八章 概念结构理论的一些影响 第十九章 定义和理解 任何关于人类概念系统的充分理论都必须说明下列问题:(1)概念的根基是怎样的;(2)概念是如何建构的;(3)概念之间是如何相互关联的;(4)概念是如何界定的。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对被我们当作典型案例的概念的基础、结构化、关系给出了一个初步的说明。此外,我们已经论证了我们的大部分概念系统是以隐喻的方式被构建的,并对此进行了简要说明。接下来,我们将探究我们的定义观究竟意味着什么。 本书关注经验如何被理解,这就要求我们有一个跟标准定义大不相同的定义概念。这一定义的阐释中最主要的问题便是被定义的是什么以及是什么在定义? 被定义的是各种自然经验。说它们是自然的,基于以下原因:这种经验产生于我们的身体(知觉和运动神经器官、心智能力、情感组成等等)、我们与物质环境的交互(移动、操纵物体、吃等等)、我与我们文化中的其他人的互动(在社会、政治、经济和宗教制度等方面)。已知我们的概念系统建立于我们在这个世上的各种经验。直接出现的概念和隐喻建立在我们与我们的物理和人文环境的持续互动中。同样,我们用以建构我们经验的各种维度自然地从我们在世间的活动中涌现。我们拥有的这种概念系统是我们作为人类与物理和人文环境相互作用方式的产物。 小结:我们已经论证了要解释人们如何理解他们的经验,就需要一个完全不同于标准理论的定义观。一个经验上的定义理论对什么需要被定义和什么在定义有一个不同的看法。依据我们的解释,个体概念不是以一种孤立的方式被定义,而是依据它们在各种自然经验中德作用来定义。概念不是仅仅依据其内在属性来定义,相反,它们主要依据互动属性被定义。最后,定义也不是为应用一个概念而赋予其某个固定集合的充分和必要条件这么一回事(尽管这在某些特别的案例中是可能的,如在科学或其他技术学科,但即使在这些领域并非总是可以这么做的);相反,概念通过原型和与原型的关系类型来定义。源自于我们经验中的概念是开放式的,而不是被严格定义的。隐喻和模糊限制语是进一步定义概念和改变概念的适用性范围的系统化手段。 (这两章开始讲述本书蕴藏的思想和传统的思想理论的差异,比较下来,的确这个理论更加符合实际和逻辑。这里的内容在后面会有更加集中的说明,所以在此简略不做概述。) 第二十章 隐喻如何赋予形式以意义 不仅是语言的内容,语言的形式也会产生不一样的意义,这章就探讨隐喻如何赋予形式以意义。 我们以空间术语来概念化语言形式,当从空间视角观察语言形式时,就可能把一些空间隐喻直接应用到句子形式上。基于我们概念系统的一般隐喻,这可以为形式和内容提供自动的直接联系。这样的联系使任何形式和内容之间的关系绝非是任意的,句子的某些意义可能取决于句子所采取的精确形式。因此,1977年,德怀特-鲍林杰指出,精确的释义通常是不可能的,因为所谓的释义就是用不同的形式表达。在一个句子中,几乎任何变化都将改变句子的意思,尽管常常以一种细微的方式。 总而言之,句法不是独立于意义,尤其是意义的隐喻方面。语言的逻辑是基于语言的空间形式与概念系统——尤其是概念系统的隐喻方面的连贯性。 第二十一章 新意义 到目前为止所讨论的隐喻都是常规隐喻,也就是反映在我们语言中,建构我们文化普遍概念系统的隐喻。现在,将把注意力转向常规概念系统外的隐喻,富于想象力和创造力的隐喻。这样的隐喻能够让我们对我们的经验有一种新的理解。因此,它们能让我们的过去、我们的日常活动、我们的知识和信仰有新的意义。 我们知道,我们的许多活动在本质上是隐喻。刻画我们日常活动的隐喻概念建构了我们眼前的现实。新隐喻有创造一个新现实的力量。当我们按照它开始活动时,它就会变成一个更加深刻的现实。如果新隐喻进入我们赖以活动的概念系统,它将改变由这个系统所产生的概念系统、知觉、活动。许多文化变革起因于新隐喻概念的引入和旧隐喻概念的消亡。例如,全世界的文化西化其实部分就是把“时间就是金钱”隐喻引入这些文化的这么一回事。 (当然,隐喻的力量并不是语言的问题,而是我们借由语言“看见”世界的角度发生了变化。想要改变隐喻并非事件容易的事,因为观察的角度变化并不一定带来好处,而且肯定会带来不方便。所以看这本书,一定要注意的是,不要过分看重语言这一环,而要看到整个逻辑链上的其他环节) 第二十二章 相似性的产生 这章主要归纳隐喻中的相似性是如何产生的,并与传统论点比较有什么不同。 隐喻创造相似性通过下列方式进行:1、常规隐喻通常是基于我们在经验中觉察到的相互关系;2、结构变化的常规隐喻可能是基于由方位隐喻和本体隐喻引出的相似性;3、新隐喻主要是结构隐喻,它们可以像结构性的常规隐喻那样创造相似性;4、新隐喻凭借其蕴涵过程通过突显、淡化、隐藏来选择一个经验范围。然后,隐喻勾勒出整个突显的经验范围与其他经验范围之间的相似特征;5、相似性可以是与隐喻有关的相似性。 与传统论点不同之处:1、隐喻首先是思想和行为的问题,语言问题仅是派生问题;2、隐喻可以以相似性为基础,但在很多情况下,这些相似性是基于不以相似性为基础的常规隐喻。鉴于常规隐喻部分界定了我们所发现 的真实,那么基于常规隐喻的相似性在我们文化中就是真实的;3、虽然隐喻可以部分基于孤立的相似性,但是如上所述,我们认为这些重要的相似性都是由隐喻创造的;4、隐喻的主要功能是借助于一种经验来部分理解另一种经验。这其中可能会涉及已有、孤立的相似性,创造新的相似性。等等。 (景观隐喻是以相似性为基础的,但是相似性本身不是内在的,而是基于其他隐喻的。) 第二十三章 隐喻、真理、行动 隐喻会改变我们的生活。 就像常规隐喻那样,新隐喻有能力定义现实,它们通过突显现实的某些特点并隐藏其他特点的这么一个蕴涵的连贯网络来定义现实。这一隐喻迫使我们只关注它所突显的我们经验中的某些方面,接受这一隐喻,就会促使我们相信这一隐喻的蕴含为真。当然,只是相对于这一隐喻所界定的现实,这些所谓的“真实”才是真实的。 对于新隐喻来说,尽管真假问题是会出现,但更重要的问题是采取哪些恰当措施。大多数情况下,重要的不是隐喻是真实还是虚假的问题,而是伴随隐喻而来的认知与推理,以及隐喻所批准的行为。不仅在政治和恋爱中,在生活的各个方面,我们都用隐喻来界定现实,进而在隐喻基础上采取行动。我们作推论,设定目标,做出承诺,实施计划,所有这些都以我们如何通过隐喻有意无意的组织我们的经验为基础。 (《态度改变与社会影响》研究过,态度的改变可以通过认知的改变完成。而认知又是建立在隐喻之上的。无论是在国家政治还是在日常互动中,有权势的人将其隐喻强加于他人,也就是用巧妙的手段控制别人的认知,从而控制别人的态度,最后达到控制别人行为的目的。《1984》中关于这种手段刻画入木三分,在此不赘述) 第二十四章 真理 隐喻本质上是概念问题,在建构社会和政治现实中起到了主要作用。但隐喻在传统哲学中,往往被视为语言问题。那么,我们 对隐喻不一样的看法,会对传统真理理论造成什么影响呢? 本章试图证明,文化所强加给我们关于真理的隐喻——真理总是绝对真理——是错误的。需要注意的是,这里反对的是客观主义下的真理,作者相信是有真理存在,但不应该跟客观注意观点绑定在一起。 下面简述论证思路: 客观主义下的绝对真理忽视了真理是以理解为基础的。 我们是依据概念系统来理解情景的,才能将一个运用了该概念系统的陈述理解为真,即它与我们所理解的情景相吻合或不相吻合。因而真理是概念系统的一种功能。而我们的许多概念在本质上是隐喻性的,同时也因为我们是依据那些概念来理解情景,所以隐喻才可以为真或假。 换而言之,经验主义下的真理是:当就我们的目标来说,我们对一个陈述的理解与我们对一个情景的理解高度吻合,我们认为在该情景在这一陈述为真。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对于真理的不同理解导致对意义的不同理解。 (这章开始从隐喻角度反思客观主义的核心理论——绝对真理的假设。这章的思维密度非常的大,也非常的重要,因为大部分人都相信有绝对真理的存在,而且是按照这个假设开展自己的生活,抛弃作为原本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我们将会发现完全不一样的世界,那里的悖论会少很多。另外这章还讲到探索人生意义的问题,提供的方法非常巧妙。) 第二十五章 客观主义与主观主义的神话 客观主义和主观主义,仿佛是非此即彼的选择,但人们往往忽略,两条路之间,还有经验主义。 客观主义和主观主义神话都没有看到的是,我们了解世界的方式是通过与世界进行互动。客观主义神话没有看到的是:理解以及由此获得的真理必然跟我们的文化概念系统有关,而且,这种理解不能框定在任何绝对或中立的概念系统中。还有一点是客观主义神话没有看到的,那就是人类的概念系统本质上是隐喻的,牵涉到以一种事物来富于想象地理解另一种事物的这一事实。而主关主义神话所没有看到的是:我们的理解,即使是最富有想象力的理解,都是依据一个概念系统的,这个概念系统源自于我们在自然环境和文化环境中的成功运作。主观主义同样没有看到一个事实,那就是隐喻性理解涉及隐喻蕴涵,隐喻蕴涵是一种富于想象的理性形式。 经验主义阐释弥合了客观主义和主观主义关于公正性以及做到公正客观的可能性之间的鸿沟。一方面,客观主义神话提供的选择是绝对客观,另一方面,主观主义神话提供的选择则是纯粹的主观直觉。我们已经看到,真理与理解相关,意思是说不存在一个绝对观点,能让我们从中获得关于世界的绝对客观真理。这并不是说没有真理,只是说真理与我们的概念系统相关。这一概念系统是基于我们和我们文化中的其他成员与他人和自然和文化环境的日常互动而获得的经验,并由其不断检验的。 (从二十四章开始阐述哲学影响,这章重点讲引入经验主义的原因) 第二十六章 西方哲学和语言学中的客观主义神话 从前苏格拉底时代直至当今,客观主义神话一直统治着西方文化,尤其是西方哲学。我们可以获取关于世界的绝对和无条件真理的观点是西方哲学传统的基石。客观主义神话在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传统中都很流行,它们在此问题上的唯一区别是对我们如何获得这样的绝对真理作了不同解释。对于理性主义者来说,唯有与生俱来的推理能力能给我们带来真实事物的知识。对于经验主义者来说,我们对世界的了解来自于我们的感知,并且由知觉的各个元素构建。 然而对于隐喻的研究,让我们对很多问题的解释与标准的哲学和语言立场迥然不同。最基本的原因是所有标准立场都是以客观主义神话为基础的,而我们对隐喻的解释与其不一致。那么,隐喻理论怎样才能对源自主导西方哲学传统的真理、意义和理解的根本假设提出质疑?这就是本章想要详细论证的内容。 第二十七章 隐喻如何揭示客观主义神话的局限性 哲学中客观主义传统的核心直接来自于客观主义神话:世界由具有内在特性和相互间任何时候都有固定关系的不同物体组成。以语言学证据为基础,我们认为,客观主义哲学没能解释清楚我们理解我们的经验、思想和语言的方式。我们认为,这一问题充分解释需要:1、把物体看作我们与世界互动和我们对世界的投射相关的实体;2、把特性看作是互动的,而不是内在的;3、把范畴看作为通过原型定义的经验完形,而不是把它们看作通过集合理论严格固定和定义的。 客观主义方案不能对人类理解作出令人满意的阐释、也不能以此阐释为基础的其他问题作出令人,满意的阐释。这些问题包括:1、人类的概念系统和理性的本质;2、人类的语言和交际;3、人类科学,特别是心理学、人类学、社会学、语言学;4、道德和审美价值;5、通过人类概念系统的科学解释;6、以人类理解为基础的数学基础的任何方式。 要恰当处理这些人类问题,互动属性、经验完形、隐喻概念这些经验主义用来阐释理解的基本要素似乎是必不可少的。 第二十八章 主观主义神话的不足 所有的主观主义观点都取决于一个基本假设,即经验没有自然结构,因此,对意义和真理就没有自然的外部限制。我们的回答直接遵循我们对概念系统如何根植的解释。我们认为我们的经验是依据经验完形整体构建的。这些完形具有结构,它不是任意的。相反,刻画完形结构的维度来自于我们的经验。 这并不是否认这种可能性:对我有意义的事物基于我曾经的各种经验,你没有体验过,因此,我不能充分而恰当的把意义传达给你。然而,隐喻提供部分地传达非共有经验的方法。我们经验的自然结构,使得这种传达成为可能。 (依据《信息论》,只要只要通信速率小于通信容道,总可以使概率误差接近于零,也就是说,个人意义的共享其实只是技术问题,理论上不成问题) 第二十九章 经验主义替代阐释方案:赋予古老神话以新意义 这章讲述经验主义保留了两大神话的某部分内容,但不像客观主义那样痴迷于绝对真理,也不像主观主义那样坚持想象力是完全不受限制的。 第三十章 理解 在客观主义和主观主义神话背后,我们看到一个单一的人类动机,即对理解的关注。客观主义神话反映出对人类需要理解外部世界,以便能在其中成功运作。主观主义神话则聚焦于理解的内在方面——个人认为为什么是有意义的,是什么值得他活下去。经验主义神话表明,这两种关切并非彼此对立,它提供一个视角,这两种关切可以同时满足。 这些古老的神话拥有一个共同的视角:人独立于其环境。 但经验主义采取不同视角,认为人是环境的一部分,而非独立于环境,关注人与自然环境以及他人的不断互动。经验主义神话认为与环境的互动牵涉到相互改变。如果不改变环境或者被环境改变,你就不能在环境中发挥作用。 在经验主义神话里,理解源自互动,源自与环境和他人的不断协商。它以下列方式出现:我们身体和我们自然和文化环境的本质,通过我们前面讨论过的那些自然维度来赋予我们的经验以结构。浮现的经验导致范畴的形成,范畴就是拥有自然维度的经验完形。这些完形界定我们经验中的连贯。当我们依据直接源自我们与环境和在环境中互动获得的经验完形而认为经验具有连贯的结构时,我们就是在直接理解经验。而当我们用一个经验域的完形来结构化另一个域的经验时,我们就是在隐喻式地理解经验。 从经验主义角度来看,真理依赖于理解,而理解源自我们在世界中的运作。正是通过这样的理解,我们的经验主义解释方案满足了客观主义对真理阐释的需求。而通过把经验连贯结构化,我们的经验主义解释方案也满足了主观主义对于个人意义和重要性的需求。 然后接下来阐释经验主义在两大神话体系的阴影地带的新发现,这些地带有:1、人际沟通和相互理解;2、自我理解;3、仪式;4、审美经验;5、政治。 后记(2003) 理解隐喻思想及深刻本质存在四个主要历史障碍,它们最终发展成四个错误的隐喻观。在西方传统中,它们都至少能追溯到亚里士多德以前。第一个谬误是:隐喻是词语的问题,而非概念的问题;第二个谬误是:隐喻是基于相似性。第三个谬误是:所有的概念都是字面的,无一是隐喻的;第四个谬误是:理性思维绝不是由我们的大脑和身体的性质塑造的。 这本书后续的进一步研究得出结论,上述所有四个观点都是错误的。第一,隐喻存在于概念之中而非词语当中;第二,隐喻通常不是基于相似性,相反通常基于我们经验中的跨域关联;第三、即使是我们最深切和最持久的概念,如时间、事件、因果关系、道德和心灵本身,也是通过多重隐喻得以理解的,并通过多重隐喻来推理的;第四,概念隐喻系统不是任意的,也不是历史偶然,而是极大程度上由我们身体的共同性质和我们在日常世界中运作的共同方式所塑造的。 (这个后记是本书初版20年后增添上去的,结合了当时最新的研究结果。透过这个后记,我们可以看出这次隐喻研究的结果对各大学界都引起了巨大反响,甚至在某些领域,属于颠覆性的发现。因此,这本书里面的结论,可信度很高。)

9
《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的全部笔记 8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