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万零一种死法 8.3分
读书笔记 雅賊系列
♪;´枯橘子🍊

困而知之的那些人 泰德·威廉姆斯让我真正感兴趣的,尚不在他的豐功偉績和動人長相,而是他的人格特質——依據史料,威廉姆斯是個極神經質的人,再加上大名在外,媒體球迷的追逐報導,以及他自己給自己的沈重目標(威廉姆斯自己講過,他給自己的目標正是,"泰德 威廉姆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打擊手"),他也因此一直神經衰弱症纏身。 這和我個人原本的低檔打球認知完全背反,打從小學開始,我的棒球教練和排球教練都一再告誡我們,要放鬆,要神經大條一點,千萬別患得患失,別去記得上一個球,別去臆測下一個球,最好能想都別想,如此銘印,因此我總覺得不可思議,一個如此神經時時繃緊的人,怎麼能應付變化不定,進壘點不定,快慢不定的來球?怎麼能在通常半秒不到的電光石火之際作出正確反應?怎麼可能成為一個曠古絕今的天下第一打擊手呢? 打開我這個心結,或正確地說,給了我持續想下去線索的,是文學界的桌球好手劉大任先生——瘋桌球瘋到跑大陸找國家級教練拜師學藝的劉大任,有回在閒聊時談起,由於桌球是太快速,太仰賴立即反應的球類,因此大陸在全國各地挑選有潛力的小孩訓練接班失,相同資質,相同體能條件之下,他們會優先選擇較神經質的選手。 我於是猜想,這是層次的問題,神經質到人"被迫"(被自身的心智傾向所迫)在相同的對象,相同的時間裡分辨出事物更精微,更細緻的層次,從而有機會作出更精微,更細緻的回應,他們心智之尺的刻度分割得較細,心智之眼底放大倍數調得比一般人要大。 人的五官和心智感知能力,我們不乏在各個不同的職業領域,生活領域裡看到或聽說一些堪稱奇才異能的人,比方說香水師傅分辨得出各種香味的混合成分,甚至幾小時前走過,香味分子已稀釋在空氣中杳不可聞的某位女士所搽香水;比方說鑄鋼廠的一流技師,在依我們看全是純白刺眼的鋼汁白光中,可清楚看出數百種不一樣的白色;曾經在"文革"下放到內蒙的小說名家鐘阿城告訴過我,對養了幾千上萬年馬的蒙古人而言,馬的顏色不是我們白黑灰褐的大剌剌顏色分類,我們看全一樣的顏色,對於馬就是無上財富和生活資源的蒙古人而言,可能都有十幾種的再分割。 如此的再再分割,以顯現出事物更精微豐饒的層次,有人天賦異稟,生而知之;有人因工作和生活的理由,學而知之;而神經質到人則是屬於身不由己,被迫困而知之。

0
《八百万零一种死法》的全部笔记 5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