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主义的限制 8.6分
读书笔记 第189页
冉冉

在30年代初,随着文学大众化运动的展开,一些作家开始拿起笔,让真实的中国大众发出声音。然而,作为主人公的大众缺乏个体人物那样的丰富性和独特性,对它的再现难免要依赖一整套有限的技巧和动机。大众永远动荡不宁,假使没有引入一个决定性的视角,辨很难获得稳定的把握。作家们不得不求助于某种可预知的隐喻去转化大众,在30年代的中国文学众,这一类隐喻俯拾皆是。譬如,在叶紫的小说火的有限篇幅里,所有的基本隐喻都被派上了用场,包括火、水 潮水风暴激流、野兽、昆虫、愤怒的老虎、蜂群以及风。每一种自然隐喻都传达了大众永不停歇的运动之感,它的扩张之势,以及潜在的破坏性。 茅盾和张天翼小说写作的前提,都是要摆脱五四时代个人内省,坚定地将目光由自我移向社会。这一意图在他们小说的内容(不再采用自传形式)以及他们对新文学社会功效的关注中都显现出来,然而,尽管有这样一个前提,尽管他们都将社会理解为历史矛盾地展现自身的冲突之地,两位作家创作的小说在形式和风格上还存有鲜明的差异。茅盾倾向于艰苦地拓展他的叙述空间,力求解释全部的历史现实,探索如何在小说中最充分地包容社会,如何描绘一幅完整的途径,使决定历史进程的所有原因和效果的复杂关联都留下踪迹。他的尝试,是通过美学来重建破碎的社会,让读者窥见时代的整体。而张天翼积极打碎小说表面的连贯,使社会的分裂直接投射到小说形式上,将注意力更多集中在人物行为的结果而非动机上,尤其热衷于探讨由所有人类形式构成并最终强化的基本的社会分裂。

0
《现实主义的限制》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