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 9.1分
读书笔记 张氏经济学观察
桴夜

1.吃饱了和稀缺性 有这么一个经典的段子:有个要饭的去大户家吃大户,大户管家说你蹲在门口墙角等着吧,席上撤下来啥你吃啥。要饭的说,好啊。于是先大鱼大肉吃剩的下来了,要饭的毫不客气全吃了。管家问,吃饱没。要饭的说,吃饱了。管家说吃饱了赶紧滚。这时候要饭的看着吃剩的米饭又撤下来了,说我还能吃点。管家看他饿着,就让他把米饭吃完了,吃完了让他吃饱了赶紧滚,结果最后的汤撤下来了,要饭的又接着把汤也喝了。管家问,你咋这么不实在呢,不是说吃饱了吗?要饭的拿了一个盆,在里面装满石子,问管家,装满了吗?管家说满了。然后要饭的又往盆里装了一堆沙子,给填满了。问管家,装满了吗?管家说这会满了。最后要饭的又往里面倒了几碗水。说,你看我先吃大鱼大肉,再吃米饭,再喝汤,不都是吃饱了吗!管家哑口无言。后来这个段子又跟时间管理什么的扯到的了一起,但是我头回看到这个段子还是初中的时候看静宁民间故事集。证明了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

萨缪尔森 经济学 第十七版 自序

言归正传,昨天能源经济学考试,于是前天晚上复(yu)习(xi)了这么课程,在提到能源和环境作为稀缺的资源理应有市场定价的概念。我忽然意识到长期以来,我都忽视了经济学中一个最重要的概念:稀缺性。从稀缺性才能必然引申出效率的命题(效率这个概念将来探讨),在这里,效率指的是稀缺的物体的最优化配置。无论是资本主义野蛮生长的亚当斯密李嘉图以及帝国主义时期的经济学家,还是计划经济信奉者,市场原教旨主义者,宏观调控党人,当他希望他的理论能够取信于当权者和人民群众的时候,能够取信于人的最核心概念,就是他对稀缺性资源配置的理论观点和实施手段。他们的理论根据,则必然是实现稀缺资源配置的最优化。(当然,背后还有一个深刻的命题就是这个最优化是如何定义的问题) 许多经济学家的理论和模型其实就是不断地寻找经济学体系中尚未被定义的漏洞(事实上在市场中这类现象早已被人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利用),经济学家将这些漏洞抽象归纳总结,形成若干概念,理论和模型,从而试图将其推广演绎到所有的市场经济领域,而这些模型,就是用来配置资源,实现稀缺性物品的最优化。 其实市场就是个盆子,自有资本主义野蛮生长了一百来年,终于把全世界市场这个盆子全都装满了,装满了大家还拼命往里面装,为此大家来了一场世界大战。打完了算是把盆子翻了还把装东西的人踢走了一些,但是没过几天,又快要装满了,这时候凯恩斯出来把美帝的盆子晃了晃,晃匀了一点儿,又把盆子的沿往高加了点。希特勒也晃了晃加了点,但是力度都不大,于是就往外撒了点,所以又打了一场世界大战。战后一是盆子都不满,二是底层也晃得比较匀,于是五六十年代深受小清新们爱戴的哈耶克为首奥地利学派,市场原教旨教徒们当道,自由生长了十来年,又不行了,于是七八十年代萨缪尔森又带领福利经济学派上来晃了晃盆子,加高了一点儿边沿。八九十年代里根撒切尔上来,新自由主义趁着工业革命的东风,又填石头又埋沙子,中产阶级最幸福的几年,生长了十来年盆子快砸了,新凯恩斯主义的一帮人赶紧出来晃盆子,另外砸盆子的对手苏联也没了。弄到世纪末,能折腾的都折腾了。虽然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很是填石头埋沙子扩展了很多市场的缝隙,但是问题始终存在,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中国,于是美中二帝竟然默契地开始鼓吹企业家精神了。试图来一把上善若水再把市场缝隙深挖出来。 当然中国存在着更大地问题,自从90年代正式开始搞市场经济依赖,狗屁经济学家连年痛斥党国晃盆子晃得太厉害,把大家晃晕了,不应该晃盆子。党国觉得老子不晃盆子大伙早他妈玩完了,你让我停你丫是不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内奸?结果双方都完全忽视将近二十年国内市场内的东西野蛮自由生长,你就没看见人美帝每次晃盆子之前都是有经济危机,先让这些个野蛮自由生长的怪胎死一部分,然后再给摇一摇。所以,此次经济危机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不死一批,有内裤的人才好向没内裤的人显摆自己的内裤啊。

0
《经济学》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