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政治与经济 8.2分
读书笔记 论利息
Δανιήλ

休谟的利息与货币数量理论

利率与贵金属(货币)的数量无关。 货币数量多寡就一国本身而言并无影响;货币数量一旦固定,即便数额巨大,也不会产生什么影响,只是人们在购买正常生活所需的衣服、家具、马车时要付出更多锃亮的金银。 从一国固有的金银数量的多少来寻找利息涨落的原因只是徒劳而已。 高利息源起于下面三种条件:一,借贷需求大;二,满足这种需求的财富少;三,来自商业的巨额利润:这三种情形显然是工商业欠发展的明证,而不是缺少金银的原因。 任何国家想要保持大量的放贷者,拥有大量的贵金属不是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 一切对人们生活有用的物品都来自土地,但使这些物品变得有用的事物却并不来自土地。 如果该国的金银增长,工业也随之发展,就需要更多的金属去代表更多数量的商品和劳动产品。如果只是工业发展,所有产品的价格肯定会下降,少量货币就足以充当商品的等价物。 利息就是国家的晴雨表,低利息无疑是人们生活繁荣的一个标志。 有人认为货币充足是低利息的原因,这种观点似乎是把附属结果当成了原因。 尽管货币充足与低利息,都是商业和工业的自然产物,但它们彼此是相互独立的。 钱多钱少对于一个国家的利息没有任何影响。 若只考虑货币本身的话,利息下降并不是紧随货币数量增长而来,而是随着工业的发展。

与萨伊一样,休谟的货币数量论正确的认识到货币数量与实际财富量之间的区别。而且休谟通过讨论货币数量与利息的关系还更进一步涉及了货币数量与资本—时间结构的联系。古典两分法(货币现象与实际经济过程的两分)不管受到怎样的批判,在批判反通货紧缩的谬论上仍然有着恒久的正确。对比古典两分法“货币这个商品数量是相对充裕还是稀缺就无关紧要了,因为流通需要一定数量的货币。货币的充裕在方便国家交易方面并没有什么作用”的洞见,米尔顿·弗里德曼现代货币数量论执着于货币数量,“踩货币油门刹车”方案的观点是多么的可笑!在以后,维克塞尔的《利息与价格》区分了自然利率和货币利率,休谟的利息理论所表达的意义与维克塞尔的自然利率是融贯的。休谟甚至都明白

物价高涨是金银增多的必然产物,但物价也不是立即跟着金银的增多而上涨的;在货币流通于全国范围内,并让各个阶层的人们都感受到它的影响之前,物价上涨还需要一段时间。起初,人们还看不到什么变化;逐渐的,先是一种商品的价格上涨,紧接着是另一种商品;最后整个价格都上涨了。

但休谟没有对货币的注入进行边际分析,货币对实际财富的影响并不是通过其数量而是通过对资本—时间结构的非中性影响,古典二分法认识到前者而没有涉及后者,它对货币进行了宏观诠释而没有进行微观诠释。坎蒂隆认识到了货币的非中性但未受重视,货币理论的成熟是维克塞尔与米塞斯将货币与资本—时间结构的跨周期均衡理论(即商业周期理论)整合为一体时候的事了。

0
《论政治与经济》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