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 9.2分
读书笔记 第123页
谢行知

“从前有一匹马,它有一个危险而凶猛的敌人——狼,所以每天战战兢兢度日。在绝望之余,马突然想到要找一个强壮的盟友。于是它找到了人,它对人说狼也是人的大敌,提出和人结盟的建议。人毫不犹豫接受了,并说只要马能跟他合作,将快退交给他指挥,他们可以立刻去杀掉狼。马答应了这个条件,允许人将马缰和马鞍装在它身上。于是就骑着马去猎狼,把狼给杀死了。 马高兴地松了一口气,它相认道谢,并说:‘现在我们的敌人死了,请你解开马缰和马鞍,还我自由吧。’ 人却纵声大笑,回答这匹马说:‘你休想!’还用马刺狠狠踢了它一下。” 室内一片静寂。温尼斯的身影一动也没动。 哈定继续轻声说:“我希望你听得懂这个比喻。为了巩固政权,以便永远统治人民,四王国的国王接受了神化自己的科学性宗教。这个宗教便成了他们的马缰和马鞍,因为它把核能的源头交到教士手中——请注意,哪些教士会听命于我们,而不是你们。他们杀死了狼,却再也无法摆脱……” ---- “根据我们的计算,你们现在已能控制紧邻基地的几个野蛮王国。第一次危机时,你们是利用'势力均衡'来防止它们入侵。而第二次你们则是利用'形而上的力量'击败‘形而下的力量’。 然而,我要在这里警告各位。不要过于自信。在这些录像中,我并不想让你们预知任何未来的发展。但我不妨指出。你们现在所获得的只是一个新的平衡——不过你们的处境已经比以前好得多了。‘形而上的力量’虽然足以抵抗‘形而下的力量’所发动的攻击,却不足以反过来主动攻击。由于地方主义和国家主义等等阻力必然不断成长,形而上的力量无法永远保持优势。我相信,我所说的只是老生常谈。”

0
《基地》的全部笔记 3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