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的对话 8.5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monologue

没有某种固定的,却有某种共同的人性,家族相似:在列祖列宗的肖像中,脸A像脸B,脸B像脸C,脸C像脸D,依此类推,但是没有一张中心的脸,代表家族的脸,而上述的脸都是这张脸的可以认同的特征;个人对于人类历史的兴衰变迁所发挥的作用,是大于理论系统制定者一般所设想的;没有理由认为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不能既相信自己持有唯一的信仰,但是同时又能够理解甚至同情其他的信仰、世界观、信念,因为自己具有足够的想象力“进入”其他的思维模式或者精神境界;格雷认为,多元论是更深刻的真实,破坏了自由主义作为一种对理性提出普遍性要求的政治理想之地位;成为多元论者意味着:我自己和我的文明的选择不一定是普世的;我并不因为那些价值不是我的、因而对于我无意义——而简单地排斥它们,我力求理解;我之所以宽容他们,不是因为我是一个多元论者,而是因为我是一个自由论者(宽容与自由主义有关而与多元论没有必然联系);宽容的前提——它们的势力不得发展到足以威胁一个自由国家的基础;自我保护是最基本的需要;当我维护消极自由的理念,我不是作为一个多元论者,而是作为一个自由论者这样做的;多元论和自由主义之间有某种心理学的连结;理解的努力:那不是你的文化,但是你能够容忍它,你甚至能够理解人怎么能够那样生活,虽然你自己是不准备那样的,这必然导致自由主义的核心:有限度的宽容,不是没有限度的宽容,以你的文化不陷于致命危险为前提的宽容;多元论和自由主义之间没有逻辑的联结;宽容乃是多元论与自由主义之间的一座桥梁;一切都是心理学的——人被创造成这样,各不相同,人选择价值观,因为他们是这样地育成的;民主意味着政府可能被推翻;防止悲剧、防止剧烈的痛苦是妥协的价值;无论哪一方赢,另外一方价值观的损失都不可能是赢的一方的痛苦来源,因为赢者抛弃另外一方的价值观,所以这里没有悲剧,只有一种冲突;悲剧属于观众,因为观众相信这两个不可调和的方面;较低的善可以由终极善来决定,它们可能是不相容的,但也有可能被某一终极价值观解决;在价值观上,我是一个多元论者,但不是在认识论上,真理永远真实;一个自由的社会是一个不存在过多的父权主义的社会,无论是多么慈善的父;生活的目的就是生活,生活没有总体性的目的,只有个体性的目的;积极自由是同样重要的;强调消极自由不是否定积极自由,而强调积极自由常常是否定消极自由。 马克思的人的概念:他认为,人不过是原料;只有在人进入了劳动的结构之后,他才发生变化。所以人的真实本质是包含在社会关系的总和之中的。所以我的本质不是在我的身上,在超越了我的什么地方,你是一块砖,我们在砌一堵墙,砖没有权利从墙上掉下去,人不能拥有世界上的任何东西,包括人自己。 从自由主义是不能够走到多元论的,作为一个自由派,你可能是十足的一元论的;价值观不一定非得是好的不可;善与善之间,恶与恶之间都可能存在冲突,但我感兴趣的主要事物是善与善的冲突;善是客观的,在经验上是知识的;(多元意味着理解而非宽容)。 按照克劳德的解释,多元论观点的中心意义是,构成问题的选择乃是不可比较物之间冲突的必然后果;最彻底的多元论者是施米特。

0
《未完的对话》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