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上下) 7.8分
读书笔记 第四十一回 两眼泪不干
似苦似香

  白飞飞道:“我只不过将你和沈浪分开,你就如此恨我,那么,假如你的母亲被迫终身不能和自己相爱的人相见,只因她被人污辱已无颜再见他,到最后却又被那污辱了她的人无情地抛弃……”   她神情渐渐激动,凄厉地接着笑道:“假如你就是她被人污辱时生下的孩子,她只因深恨着那使她生下这孩子的人,所以也将这怨恨移在你身上。”   她嘶声接道:“所以你一生下就已被人痛恨着,你一生下来就活在只有仇恨,没有爱的世界里,就连你惟一的亲人,你的母亲都恨你,而你却完全没有任何过错。”   她—把抓住朱七七的衣襟,大叫道:“假如你就是这样长大的,你又如何?”   朱七七动容道:“我……我……”   白飞飞凄然一笑道:“像你这样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自然想像不到这种事的。你只因有人不许你和你的情人共乘一匹骆驼,就自觉已是世上最悲惨的人了,就已恨不得将那人一刀刀杀死,一寸寸割开。”   朱七七垂下了头,顿声道:“我没有这意思。”   白飞飞手指一根根松开,站直身子,长长吐出了口气,面上突又泛起了那温柔而又可爱的笑容。   她回眸向沈浪一笑,悠悠道:“她既然没有这意思,明天就还是让她和王怜花坐在一起吧。”身子一转,盈盈走了出去。   帐篷里许久没有人说话,却有人送来了食物和清水,而且喂他们吃了。他们还是无话可说。   也不知过了多久,熊猫儿叹息一声,喃喃道:“这真是个不可猜测的女子。到现在为止,我真不知是应当爱她,还是应当恨她。也许……是该怜悯她吧。”   白飞飞道:“自然还有……我是个不幸的人,我这一生的命运,已注定了只有悲惨的结果,我决不会眼看你们活在世上享受快乐。”   她语声说来虽缓慢,但却含蕴着刀一般锐利的怨毒与仇恨!她恨每一个人,甚至连自己都恨。   她仰首狂笑道:“只恨我力量不够……我若有这力量,我恨不得将世上所有的人全都杀死,全都杀得干干净净。”   朱七七道:“那么,你自己活着又有何乐趣?”   白飞飞道:“我?……你以为我想活着?”   她咯咯笑道:“告诉你,从我懂事的那天起,我就是为了‘死’而活下去的。生命既是如此痛苦,我只有时时刻刻去幻想死的快乐。”   朱七七瞧着她,再也说不出话来。   沈浪苦笑道:“难道你心里只有仇恨?”   白飞飞转了身,将杯中的酒全都洒在地上,大笑道:“不错……死亡,仇恨,在我眼中看来,世上只有这两样事是可爱的;‘死亡’令我生,‘仇恨’令我活……”   她咯咯地笑着,退出了门,石门砰的关起。   但在这石室中,似乎还弥漫着她疯狂的笑声。   “死亡……仇恨……死亡……仇恨……” 白飞飞仙子般温柔的眼波,突然变得如同魔鬼般恶毒。   她恶毒地微笑道:“你难道还猜不透我的用意?”      王怜花突然接口道“我却早已猜到了……当快活王发现他的‘妻子’竟是他亲生的女儿时,那只怕比杀他千百刀还要令他痛苦。”      他哈哈大笑道:“无论如何,他到底也是个人呀。”      白飞飞狞笑道:“还是你了解我……我们身子里流的究竟是同样的血……那正是恶魔的血,那血里是浸过百毒的。”      王怜花大笑道:“不错,这毒血本是他遗传下来的,不想现在却毒死了他自己。”      熊猫儿瞧着他两人,突然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喃喃道:“这样的兄弟……这样的父子……莫非他们身子里流着的当真是恶魔的血?这样的血可真不能再遗传下去了。”

0
《武林外史(上下)》的全部笔记 3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