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上下) 7.8分
读书笔记 第四十三回 奇念实难言
似苦似香

  白飞飞阖起眼帘,悠悠道:“我一心想瞧瞧,我们生下来的孩子,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我真是想得要发疯,想得要死……”   她吃吃的笑了起来道:“天下最正直、最侠义、智慧最高的男人,和一个天下最邪恶、最毒辣、智慧也最高的女人,他们生下来的孩子,又会是怎么样一个人?”   她笑得更开心,手支着腮,接着道:“连我都不敢想象,这孩子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无疑会比天下任何人都聪明,但他是正直的呢?还是邪恶的呢?他心中是充满了自父亲处遗传来的仁爱?还是充满了自母亲处得来的仇恨?”   沈浪整个人都已愕然,讷讷道:“这……这……”   这句话却叫他该如何回答。   白飞飞轻笑道:“我想无论这孩子会是个怎么样的人,他必定都是个十分杰出的人。他若是女的,必定能令天下的男人都为她神魂颠倒,拜倒在她的足下;他若是男的,那么这世界就必将因他而改变。你说是么?”   沈浪叹了口气,这件事,实在令他不敢想象。   白飞飞道:“有了这样的孩子,你开不开心?”   沈浪叹道:“你叫我该说什么?”   白飞飞柔声道:“你知道你将会有一个这样的孩子,你死也该瞑目了。而我.呢……我有了他,你死了后也就不会寂寞……”   她又阖起眼帘,悠悠接道:“我想起你的时候,只要瞧见他,也会觉得十分安慰了。”   沈浪苦笑道:“听你这话,好像要我死的人并不是你……一个人既要怀念我、想我,却又要杀死我,这道理我实在想不通。”   白飞飞娇笑道:“将来怀念你,和现在杀死你,这完全是两回事。”   沈浪叹道:“世上除了你之外,只怕谁也不会认为这是两回事的。”   白飞飞笑道:“你不是早已说过,我和别人不同么?”   沈浪道:“不错,我的确早已说过,你的确和别人不同。”   白飞飞柔声道:“你也和别人不同。你是我这一生中最最不能忘怀的男人。过两天,你参加我婚礼的时候,我说不定也会望你笑一笑。”

0
《武林外史(上下)》的全部笔记 3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