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珍神学 7.4分
读书笔记 第64页
太白兔
魔鬼:是天庭的首相,教会借以进行工作的杠杆。上帝一句话就能使他化为乌有,然而他禁忌这样做:上帝非常需要魔鬼,因为他可以把一切只能归咎于他自己的蠢事记在魔鬼的账上。因此他不打扰魔鬼,并且耐心地忍受魔鬼对他自己的妻子、对他自己的孩子、甚至他自己本身的一切乖张行为。上帝没有魔鬼是不行的,敬畏上帝常常不外是对魔鬼的恐惧。要是没有魔鬼,许多笃信上帝的人永远既不会把上帝,也不会把他的僧侣放在心上。

传教最大的悖论就是:明明应该出发点是让对方知道有神存在,并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神身上(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多数人使用的渠道却是地狱和魔鬼。以至于对方即便受洗了,出发点还是魔鬼,眼睛还是放在魔鬼身上,而非神身上。这和“无论有没有神,我选相信有神对我来说都更好”同出一辙。也和“我的好行为我的痛悔决定我是否得救”,同出一辙。

0
《袖珍神学》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