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皮手记·活页夹 8.1分
读书笔记 梧桐树在周围
白轮船
昆明是一个梧桐树很多的城市,多到我已经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在昆明,人们说到树,潜意识里指的就是梧桐。梧桐树是一种公共场合,垃圾桶、公共汽车、墙壁一类的东西,在比较热闹的大街上,它可以说是树木中最下贱的一种,市民们的天然手帕和抹布,我经常看见人们把污物抹在树身上,什么都抹,感冒患者的鼻涕、斗殴者的鲜血、靠在树下谈情说爱者的眼泪、油漆、鞋跟上的泥巴、小便……高级一点的用途,一把伞。昆明的雨天和情人在梧桐树下避雨,站在暴雨中,双双把裤脚高高地卷起,犹如绿色岛屿中的两只鹭鸶,这是人为什么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且热泪盈眶的原因之一。我是在读了文学史之后才意识到梧桐树也和诗歌有关,读了历史才知道这下贱东西原来是来自法国。在我矫揉造作的青年时期的某一日,我忽然发现了这个城市中的“法国”。 与梧桐树有关的街道,金碧路。在回忆之砖建筑的城市里。从前的一个夏天,两旁种满梧桐树的大街,这条大街不宽,所以两边的梧桐树上部的枝叶已经合拢,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绿荫顶盖,遮蔽着整条街道。大街两旁是法国式的建筑,阳台一个接着一个,都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建造的。为日常生活而不是国家的形象建造的街道,有些地方结合南方多雨的特点,建成骑楼,楼下面是长长的走廊,在雨天沿着走廊逛街,听着雨水顺着白铁皮的下水管流到街面上的声音,使我在未来的岁月中注定成为诗人。街道已经旧了,许多窗子多年未擦洗,甚至从未打开过,玻璃泛黄,窗帘上满是灰尘。阳台上的花盆已经干枯开裂,黄色的墙壁伤痕累累,但非常美。看得出来,这条街道曾经有过奢华糜烂的日常生活,一定是声色犬马,笙歌彻夜。像是这个城市的一群破落贵族,凋敝,但有一种古典主义的辉煌。街道不宽,人们可以随时跨过街心,到街道的另一侧去,世界最具有人性的街道之一。秋天,尤其是在黄昏中,街道是金黄色的,梧桐树是金黄色的,行人的脸和身体全是金黄色的、光辉的。在这条街道上,诗歌来到了我的心中,一头黄金之豹。这些建筑虽然有着法国面孔,却是中国生活的载体。临街全是铺面,最多的是杂货铺和馆子,也有中药铺、布店、理发店、医院、教堂和咖啡馆。我舅舅一家就住在这条街上。
引自 梧桐树在周围

与梧桐树有关的街道,在昆明,金碧路以外,还有书林街、大观路、迎海路……春夏秋的时候,浓荫叫人相信绿色汁液正汩汩流淌在每一丝叶脉中,自成一个壮观的水系。如果谁的耳朵够尖,他一定听得见树皮爆裂的声响,那是这树成长的暗自的宣言。岁末,环卫工人还来不及清扫的落叶,是一个个轻轻伏到地上的浅褐的巴掌,被人踏出“嚓嚓”。在昆明,总有阳光被梧桐树的枝叶筛落,单纯地闪耀着斑斑点点。

0
《棕皮手记·活页夹》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