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宪制 8.6分
读书笔记 内阁
yvonne

最近上课在讲Bagehot的《英国宪制》(The English Constitution),一些语句评论非常有意思,难怪编者称其为wise 。其中有几段,即使我这个初学者也能感受到作者本人对美国制度幽默的调侃(森森的恶意)。摘出两段。 英国宪制周围会出现大量的无关思想,这很自然——可能是不可避免。语言是各国的传统;每一代人都在描述自己看到的东西,但是它使用那些从过去传递下来的语词。当像英国宪制这样的伟大实体在长时期内以连续的外在形象发展、而内在的变化却被掩盖起来的时候,每代人都继承了一系列不管用的词语——一系列曾经真实过但其真实性正在消退或已经消退的格言。就像一个人的家人在这个人成年后继续嘀咕那些来自对他小时候的正确观察、但现在已经变得不正确的语句一样,在一部具有历史性的宪法的完整活动中,它的臣民会重复那些在自己的父辈在世时是正确的、由父辈灌输的、但现在已经不正确的语句。或者,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一部古老的、不断变化的宪法就像一位老人,他仍旧穿着自己心爱的年轻时流行的衣服:你看到的仍旧一样;你没看到的已经全都变了。 在这种宪制中存在两个部分(其实并不可以极其精确地区分出来,因为伟大事物的天才逻辑憎恶精致的区分):第一个部分是那些激发和保持人民的尊崇的制度,即尊荣的(dignified)部分,如果我可以这样称呼的话;第二个部分是有效用的(efficient)的部分,即它事实上运作和统治所必须的那些部分。每一个宪制都必须达到两个伟大的目标才算成功,而每一个古老的、著名的宪制都十分精彩地达到了这两个目标:每一个宪制都必须首先赢得权威,然后再利用权威;它必须首先取得人们的忠诚和信任,然后再利用这种效忠进行统治。

0
《英国宪制》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