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士德 8.8分
读书笔记 第471页
Evalalabest

《浮士德》 今天做不成的,明天也不会做好, 一天也不能够虚度, 要下决心把可能的事情 一把抓住而紧紧抱住, 有决心就不会任其逃去, 而且必然要贯彻实行。 善人虽受模糊的冲动驱使, 总会意识到正确的道路。 人类的活动劲头过于容易放松, 他们往往喜爱绝对的安闲; 因此我要给他们弄个同伴, 刺激之,鼓舞之,干他恶魔的活动。 可是你们,真正的神子, 请你们欣赏生动、丰沛的美! 永远活动长存的化育之力, 愿它以慈爱的藩篱将你们围护, 在游移现象之中漂浮的一切, 请用持久的思维使它们永驻。 你还要问,为何你的心 在你胸中惴惴不安? 为何有一种难说的苦情 将你的生命活动阻拦? 天主给自然创造人类, 你却避开生动的自然, 让人和动物的骸骨包围, 禁锢在雾气和烟雾里面。 古代文献,难道它是神泉, 喝上一口就能永远疗渴? 不是你自己灵魂的涌泉, 不会使你得到精神爽适。 我们精神上最崇高的感受, 也常有各种杂质混入其中; 我们一达到世间的善境之后, 更善者就被称为空想和幻梦。 赋予我们生命的崇高的感情, 在尘世纷扰之中趋于迟钝。 人类无往而不感到痛苦, 幸福的人实在是非常稀少? 不用的东西乃是沉重的负担, 只有应时的产物,才能有应时的用场。 基督复活了! 受尽了煎熬, 获得了锻炼, 战胜了考验, 爱人者,有福了。 我虽听到福音,可是我缺少信仰; 奇迹乃是信仰所生的爱子。 我们不知者,正合我们所用, 我们所知者,却没有用处。 我先写下一句:“太初有言!” 译不下去了!谁来帮助我一番? 我不能把言语估计得这样高, 如果真受到神灵开导, 我定要把它译成另一个字。 我要这样写着:“太初有思。” 这第一行要仔细考虑, 落笔不要这样草率仓猝! 光靠思想就能创造一切? 应该把它译成:“太初有力!” 可是,我刚写下这样一行, 我已被提醒,这还不够恰当。 神灵相助!我突然之间领会, 满怀自信地写道:“太初有为!” 人类,愚蠢的小宇宙,他们总是 把他们自己当作整体; 我是部分的一部分,部分原本是大全, 我是黑暗的一部分,光本来生于黑暗, 傲慢的光,如今跟母亲黑夜 争夺空间及其古老的地位, 可是总不成功,因为,它尽管努力, 却总不能跟物体分离。 光发自物体,赋予美丽的外形, 却又被物体将去路阻挡, 因此,我想,等不久长, 光或许会跟物体同归于尽。 亭里有情人 在沉思出神, 要相爱一生。 要只顾嬉游,我已太老, 要无所要求,我又太年轻。 人世能给我什么恩赐? 你要克己!要克己! 这是一句永远的老调, 在人人的耳边喧嚷, 我们一生,随时都听到 这种声嘶力竭的歌唱。 他们要劝你 去遍历人世, 别让血滞而心枯, 要脱离孤独。 如果我对某一瞬间说: 停一停吧!你真美丽! 那时就给我套上枷锁, 那时我也情愿毁灭! 那时就让丧钟敲响, 让你的职务就此告终, 让时针停止,指针垂降, 让我的一生就此断送! 不管安逸和苦痛, 不管厌烦和成功, 怎样互相循环交替; 大丈夫唯有活动不息。 听着,问题并不在于快乐。 我要献身于沉醉、最痛苦的欢快、 迷恋的憎恨、令人爽适的愤慨。 我的心胸,求知欲已告熄灭, 今后对任何痛苦都视若等闲, 凡是赋予全体人类的一切, 我要在我内心里自我体验, 用这种精神掌握高深的至理, 把幸与不幸堆积在我的心里, 将我的小我扩充为人类的大我, 最后我也像人类一样没落。 你有相当结实的身体, 你也不会缺少胆量, 只要你自己相信自己, 就会得到别人的信仰。 理论全是灰色,敬爱的朋友, 生命的金树才是长青。 不动脑筋,却非常开心, 人人兜着小圈子盘旋舞蹈, 就像戏弄自己尾巴的小猫。 别误解我,可爱的人! 谁能呼其名? 谁能自称: 我信他? 谁有感受,而且敢于出口 说道:我不信他? 这包含万物者, 这保持万物者, 不是也包含、保持 你、我和他自己? 天不是穹隆于上? 地不是固定于下? 永恒的星辰不是 依依流盼而升起? 我跟你眼对眼相看, 一切不都在涌向 你的头脑和胸心, 在永远的神秘之中, 有形无形地靠拢你活动? 让这种感受充满你广阔的胸心, 等你陶醉于这种感情而觉得幸福, 你就可以随意命名, 名之为幸运!心!爱!天主! 我不知道 如何来命名!感情最要紧; 名称不过是笼罩 天火的声响和烟雾。 你要完遂最大的心愿, 请你仰望那边的朝霞! 你并没有被裹得很紧, 睡眠是被壳,将它脱下! 不要迟疑,要敢于冒险, 众生往往犹豫不定; 大丈夫事事都能实现, 因为他能知而即行。 世界已经在晨曦之中开放, 森林里面鸣响着众生的万籁, 袅袅的雾气在谷中到处飘荡, 可是天光已经向深处射下, 大小的树枝全从它们的睡乡、 清香的谷底突出茁壮的新芽; 地上浮现出逐渐鲜明的色彩, 颤动的露珠从花叶上面滴下—— 一座乐园在我的周围展开。 一桶葡萄酒保藏数百年后,就沉淀出酒石,非常坚牢,桶板虽破,酒石却像形成一只新桶,酒质也浓厚得像变成油样状态,不会渗漏。民间认为此种葡萄酒有治病延年之效。 已经到手的,人总会觉得平淡, 他对最高的幸福习以为常, 就得陇望蜀,更作非分的痴想; 他逃避太阳,却想靠寒霜取暖。 我不谩骂负义的人, 我要为他调毒磨刀; 你爱上别人,或迟或早, 会有毒液渗透全身。 人类最大的两个敌人, 恐惧和希望,失去自由, 我不让她们接近世人, 让开!你们已获得拯救。 恐惧使人多疑,希望只是梦想未来,而忽略现在的努力,故均为人类之大敌。亦说恐惧与希望都只考虑自己,而无对“善”的热爱与志向。意大利格拉奇尼在《智慧之胜利》中说希望和恐惧乃是我们一生中的两个大敌。 我是慷慨豪奢,我就是诗; 我是花光自己的家珍 而完成我自己的诗人。 去那里,以慧眼观看澄明的境地, 你完全属于自己,只信任自己, 去那个只喜爱善和美的所在, 那孤独之境!——创造你的世界。 我本想鼓你们干劲去立新功, 但了解你们的人,很容易猜中。 我看得清楚:给你们金山铜山, 你们的故态总是不会改变。 你们妄求的,请亲眼看个分明, 正因为不可能,才值得我们相信。 如果对青年大讲纯粹的真实, 黄口小儿也决不觉得乐意, 可是等他们过了多年, 对于一切都有了切肤之感, 他们就会认为,这是自己的领悟; 他们会说:老师是个愚夫。 他们自称是争取自由人权, 细看无非是奴隶对奴隶之战。 你不走错路,就不会懂得事理! 你要成长,务须靠你自己。 失去的一切,总令人怀想; 住惯的地方,永远像是天堂。 美人鸟们(散坐于悬岩之上,吹笛唱歌。) 从前不顾黑夜的恐怖, 那些忒萨利亚的魔女 妄自将你请下月宫, 现在请从你的夜空, 静看这一片波涛汹涌, 千点万点闪耀的柔光, 照临这些熙熙攘攘 从水波里升起的群妖。 我们愿意竭尽悃诚, 美丽的路娜,请保佑我们! 不管遇到什么意外,应当镇静,应当振作, 这才合乎王后身份,对一切人也是一样。 唯一的运命,不要想得太复杂! 生存是义务,哪怕只有一刹那。 尽管山背上的锯齿形山顶 还在忍受太阳发出的冷箭, 岩边以可以看到绿意清新, 山羊在贫乏的草地上大啖。 爱情要给人凡人的幸福, 就去撮合高贵的一对, 可是,要给人神仙的乐趣, 它就造成贵重的三位。 多年来的欢喜之情 集中在一对夫妇身上, 在孩子身上得到反映。 这种结合多令人难忘。 可听到海上轰隆的声响? 在那边引起谷应山鸣, 两军掀起战尘和激浪, 蜂拥追逐,惨目伤心。 你对地球表面竟无所喜爱? 你曾一直眺望遥远的天涯, 看过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 事业最要紧,名誉是空言。 不管是战争、和平。聪明的是 努力从中获取自己的利益。 要注意留神任何有利的瞬时。 机会到了,浮士德,莫失之交臂! 有句古话对我们说: 对于强权要唯唯诺诺! 假如你大胆坚持己见, 身家性命就不保险。 我只管在世间到处漫游; 把一切欢乐紧紧抓在手里, 不能满足的,就将它放弃, 逃出掌心的,就让它脱离。 我只管渴望,只管实行, 然后再希望,就这样以全副精神 冲出我的生路;开始很有干劲, 现在却趋于明智,谨慎小心。 尘世的一切我已充分看穿, 再不存什么指望要超升彼岸; 蠢人才眨着眼睛向那边仰望, 以为有他的同类在云端之上。 他应当立定脚跟,观看四周; 这世界对有为之士并不缄口; 他又何须逍遥于永恒的净土; 他所认识的,都能把握; 就这样完成他的浮生行旅, 出现幽灵,依旧我行我素, 在前进的路上会碰到困苦和幸福, 他!在任何瞬间都不会满足。 (忧愁)幸与不幸都化为愁苦, 虽然富足,却饥肠辘辘; 不管是欢喜还是忧烦, 总要把它拖到明天, 他只能够期待未来, 任何成就都搞不出来。 他是该来?还是该去? 已经由不得他做主; 他在拓开的大路当中, 小步探索,晃晃摇动。 越来越深地陷入歧途, 对一切事物估计错误, 烦累别人,也烦累自己, 吸吸空气,像要闷死; 虽不闷死,生气将尽, 既不绝望,又不委身。 这样不停地翻来滚去, 勉强,不高兴,放弃,又痛苦, 时而解放,时而受压制, 睡不安宁,精神萎靡, 终于在那里不能动弹, 只得准备走向阴间。 当我年轻时健壮而恋爱, 我觉得那真是乐意; 乐声悠扬的热闹地方, 少不了有我的足迹。 如今满怀恶意的老年 用拐杖对准我打来; 我跌倒在坟墓的门口, 为什么它正好洞开! 要每天争取自由和生存的人, 才有享受两者的权利。 一旦陷入官能的弱点, 他们就难以挽救; 谁能把那情欲的锁链 靠一己之力打破? 踏上倾斜平滑的土地, 滑下去多么迅速! 秋波软语、柔媚的气息, 谁不被它们迷住?

0
《浮士德》的全部笔记 9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