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7.9分
读书笔记 序言
酾白驹

焚书年代的文学珍品   ——评扎米亚金的《我们》   乔治·奥威尔 ...... 关于此书,任何人会注意到的第一点是——我相信从来没有人指出过——阿道司·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有一部分一定是取材于此的。两本书写的都是人的纯朴自然精神对一个理性化的、机械化的、无痛楚的世界的反叛,两个故事都假定发生在六百年以后。两本书的气氛都相似,大致来说,描写的社会是同一种社会,尽管赫胥黎的书所表现的政治意识少一些,而受最近生物学和心理学理论的影响多一些。 在扎米亚金笔下的二十六世纪里,乌托邦里的居民已完全丧失了他们的个性,以致只以号码相称。...... 国家的指导原则是幸福与自由互不相容。在伊甸园里,人本来是幸福的,但他愚蠢地要求自由,便被逐到荒野中去。如今一体国取消了他的自由,恢复了他的幸福。 ...... 不过,很可能是,扎米亚金并不想把苏维埃政权当作他讽刺的专门对象。在列宁死去的时候写这本书,他不可能已经想到了斯大林的独裁,而且一九二三年时俄国的情况还没有到有人会因为生活太安全和太舒服而反叛的程度。扎米亚金的目标似乎不是某个具体国家,而是以工业文明作为隐含目标的。我没有读过他其他的书,但我从格莱勃·斯屈夫那里了解到,他曾在英国待过几年,曾对英国生活写过一些辛辣的讽刺文章。从《我们》中可以明显地看出,他对尚古主义有一种强烈的倾向性。他在一九〇六年遭到沙皇政府的监禁,一九二二年又遭布尔什维克的监禁,关在同一监狱的同一过道的牢房里。因此他有理由不喜欢他所生活的政治体制,但是他的书并不是简单地表达一种不满。它实际上是对“机器”的研究,所谓“机器”就是人类随便轻率地把它放出了瓶子又无法把它放回去的那个妖魔。英文版出来时,这是一本值得注意的书。

1
《我们》的全部笔记 6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